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煜

 
 
 

日志

 
 

似梦非梦是噩梦  

2010-10-24 09:12: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天,老是睡不着,究其原因,觉得一件事比一件事让人消沉,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情味啊,不管是私事还是公事,不管是亲朋间还是休闲中,都无法振奋,仿佛世界到了末日。这个地球就此便在茫茫宇宙中消失。

    我是比较爱上网的人,网瘾达到网虫级别,甚至还要重。迷糊中,我会半夜起床,妻朦胧中梦语问,做什么去,半夜不睡觉了。我蹑手蹑脚地关好卧室门,也懒得理妻的梦语,她这样发问已经多了,她习惯我也习以为常。

    她会知道我不会出门,只不过开机上网。这段时间网上点击率想到高,这是一种无形地鼓励,自我感觉受到激发,有事无事就上网。可是,当我输入网名和密码后,出现的画面是“激活”。我怎么也记不起我是什么昵称名,也不知道我的称呼。焦急中,我发出各种猜测的指令,都是错误,无法打开。这,多么伤心的一件事。连续几个晚上如此,我渐渐失去了信心。心想,我多年来的日志就这样遭到无情地关闭了。

    五天后,我打开另外这个博客。就像自己的才装修一新的房子被关闭后,只得回到从前的茅草屋。好在我还有这个茅草屋,于是打扫一番,除去尘埃,做了简单地移动。就生活起来了。但是,我还是想念原来的博客。毕竟是我经营三年多的地方。留下多少汗水与付出。

    在这里写博,不知道是不是以后又会遭到“激活”。要是那样,我还不如从此罢休吧。

    写着写着,电话铃声响起,一看一个陌生的电话。他说,他是开方啊。我说,我还是平方呢。他又说怎么你忘记我了,我是你曾经的同学哦。说起同学,我也不等他说完,就回忆起来。难道是高中时的开方?那可是多少年前的同学,我怎么会忘记了。不过,就算我们面对面相遇,我该认不得他了。他约我到某个旅店见面。如果真是我高中时的同学开方,那我得去啊。我告诉开方,你在那儿等等,我马上过来。

    我立即关了电脑,拉上房门。其实,这时凌晨两点多种,稍微有些头脑的人都会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但是要知道,我是在做梦,我当时还在梦游呢。

    我在梦幻中,急急忙忙地感到旅店。见着的同学不止开方,还有石龙、中立、鸠夫。开方开门见山地说,老同学你真得不记得我了?我仔细地看了看开方还有另外几位同学,说,看到你们了,我就想起了。我马上一一说起我们曾经的老师,回忆起我们从前的趣事。大家都哈哈哈地笑起来。但是这些笑都不怎么开心,他们好像心思沉沉的,有什么话要说。

    沉默一阵后,开方说话了。他对我说,老同学还记得田儒壁吗?我说记得啊,怎么会忘记他呢,他现在可是县信用联社的大主任啊。我说。

    开方他们都不说话,脸色阴沉起来。他接着说,田儒壁被人分尸焚尸了。他说什么,我半天听不懂,眼怔怔地望着他们,他们一个个都哑口无言,最后还是开方说,田儒壁这个人太心直善良了。人家通过他在信用联社贷款六十二万,前天把他叫到乡下,那个人父子三人,把田儒壁分尸焚尸了。田儒壁被烧成灰后,他们父子三人还打电话叫田儒壁爱人送六十万过去,说,他们把田儒壁绑架了。

    我急切地想知道那个如此心毒手狠的家伙是谁,这几个同学吞吞吐吐就是缄口不说。现在说起这样的人还有什么意义呢。人都死了,自然有公安去侦破。

    人活一世竟然得到如此下场。记得高中时,田儒壁非常单纯待人真诚,有一次,我们从女生寝室门口路过,女生门外晒着不少的内衣。田儒壁对那些内衣多看了几眼,被我们讥讽一番,给他起了一个外号:花球裤。他天真地争辩几次,我们都不理睬他,他就这么被我们冤枉许久,他的那个外号就叫做“花球裤”。

    石龙说,我怎么不记起这件事了。我们几个人唯独我还记起这件事,这说明我对田儒壁还是记忆犹新的。他腼腆,诚恳,友善,不管是谁没了饭票,他会把自己仅有的饭票匀给别人。而今天,难道真的是一场梦吗?还是身强力壮的年龄,刚刚可以干大事的时候,怎么命运竟如此复杂。

    我想去悼念这位多年没见面的老同学,我不自己的想法说给开方他们听,鸠夫和中立开导似的说,这就不必了。我说,我一定要去。中立说,到开追悼会的时候我们通知你。不过现在田儒壁的骨灰带到省城鉴定去了。那父子三个据说已经被公安逮捕。可是,当田儒壁老家的乡里乡亲听说田儒壁的骨灰要安葬故里,他们一个个表示反对,说是这样会坏了老家的风水宝地,田儒壁啊,你身前为老家人民做了不少好事,死后连个安身地都没有。

   如此凄惨的后面, 我还要说什么呢。

    告别开方他们,我浑身无力,走过国道时闻到一股牛肉味。我掏出钱来,叫烤牛肉串师傅开四把牛肉串。我的同学那么年轻有为,已经是一个县信用联社的主任了,钱当然是用不完的,什么也缺少了。但是他缺少的几乎就是友情。那个焚尸分尸的人听说还是他非常要好的朋友呢。因为六十二万贷款,还不了账就起了歹心,谋取了他的生命。

    我把四把牛肉串握在手中,准备带回家给妻儿尝尝。

    我使劲地叫妻,说,起来吃牛肉串。可是半天也没叫醒她。而在我精疲力倦的时候,感觉到膀上一阵阵疼痛,痛得我哎呀哎呀地乱叫。睁开眼,听的妻在问我,怎么搞的,一个晚上只听得你叫什么牛肉串啊,钱啊,是不是做恶梦了。

    我捂着右膀子疼痛处,惊奇地说,是么?原来还没天亮啊。

    我想起了那个可怕的梦。不知道那个叫做田儒壁的同学是不是魂归天堂了。我马上取出一叠纸,三根香,焚烧起来,祭奠我那可怜的同学,愿他在天堂里博得尊重,获得友情。

    这不是梦啊,这是网络上已经流传的一个真实的案子。这是凤凰县信用联社主任田儒碧遭受焚尸的第四天了,我才得以知道。

    我那悲惨的同学!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