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煜

 
 
 

日志

 
 

我做光棍我愤世  

2010-11-01 13:24: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爱情路实在太坎坷
    这么多年爱上我的姑娘
    竟然没一个
    对面的美女大眼睛在闪烁
    眨巴眨巴眨巴眨巴眨巴
    可从来就没看我”

    唱这支歌的时候,我还年轻,才二十出头,没有人被我瞧得起,我青春,我就亮丽。我决心做一个出污泥而不染的顶顶男子汉。别看阿訇是个体育出身的汉子,在我的眼里,缺少一种风度,个子虽高,但他衣着邋遢。

    仿佛初春艳丽的天色,完全是为我而晴朗。和风,一直吹着我的衣裳。那些小女子露出渴望而悲愤的目光。

    如今我一直没有按时上下班,因为我有些愤世。这完全是因为我被一个非常平常的女子小觑。她竟然要联合单位里的一帮女子,孤立我,这等于孤立我的感情。

    别看我蹲在办公室一角不说话,也不显露自己的感情。其实,我的内心像火山等待着爆发。我决心报复。我这个光棍,会无所顾忌的。除了父母,在我的内心没有其他的亲人。曾经的打击太大了。于是,我才选择光棍。

    母亲托了很多熟人亲戚帮助我牵线搭桥,甚至给我一些照片。但是只要那些女子知道我的孤僻的一面后,一个个便远离了我。我成了瘟疫。

    我曾经那么地勤奋努力,按照父亲的话,“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父亲就懂得这句话。结果,我中学时的女友气愤地联合单位里的一帮女子,孤立我。之后他跟着阿訇东进加入打工行列。

    我不怕别人评价我是不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他们竟然用嘲笑用玩弄的神态面对我。把我当做一头怪物一般。但是他们除了承认我是个光棍,之外的辫子把柄都没有。我也工作地出色。每年的成绩在单位里数一数二。但是,就因为我是光棍,什么花坏也没有落到我的头上。连领导也这样地对我莫之奈何。看,他们又在唧唧咋咋地咬着舌头,不时地瞄我一眼。我简直要跑过去轧他们的狗头。百姓如此,还可以原谅,你一个大领导也这么歧视我,你这是歧视所有的光棍汉。中国的光棍汉你们能歧视了的吗?

   “ 我其实并不错
    也算个好小伙
    就是没有房子车子票子
    口袋里钱不多
    挣钱不容易好老婆也难觅
    哎呀哎呀哎呀哎呀哎呀
    我的冤家在哪里”


    唱到这儿那年,我已经三十挂零,我愤怒地离开单位,到集市上去走走,想闲散一下心情吗?不得而知。

    集市上可真热闹。那些乡下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可惜,年轻人太少了一点。我本来匆忙地走着,没有看见前面一对牵着孩子的夫妇是谁,我超过他们时,他们喊了我的小名:“阿鹰”。我回过头,吓了一跳,是阿訇。他们的小孩都可以走路了。我不知道怎样与阿訇夫妇说话,阿訇说,这次打工回来,已经一个星期了,看,孩子都能走路了。你看看。阿訇又让孩子叫“伯伯”。我笑了笑,心里苦楚极了,阿訇的爱人就是我从前的女友啊,因为我的“书中自有颜如玉”后,她离开我,投奔到阿訇的怀抱了。我不敢久留,马上面带笑容,说,别叫别叫了,伯伯没有糖果,以后有糖果时叫吧。

    这个阿訇小我三岁,辞职东进打工后,一直在浙江那边。孩子由老家的母亲照料。

    儿事已成为一种往事。这个集市上能看到的年轻人少得有限,更别说什么美女呢?我撒谎说,有个朋友等我,先走一脚。阿訇夫妇点头,只是笑。

    这个世道,连个能说话的人儿也没有了。人情那么淡薄。那些妙龄少女一个个像催熟的大棚菜一样,早早地便有了男朋友,而我到哪儿去寻找自己的一半呢?我想到了打工。唯有一个陌生的地方,或许能找到另一半吧。

    我愤怒,我抓起一把小剪刀,向静脉处割去。

    “我却独自一人空守着寂寞
    一天一天我还在
    唱这首单身歌
    等你把我手中的玫瑰
    羞涩地摘一朵”

    我唱着这支歌 ,登上了南下的列车,广东,深圳,海南,应该有一条爱河......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