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煜

 
 
 

日志

 
 

2008年4月6日  

2008-04-06 22:30: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烧   烤

 

 

 

我提议,今天烧烤去。

开始没有人相应我。我想说的烧烤就是到野外到大自然中搞活动。我没有怪家人不理解我,我还是一心想出去搞一次家庭野外活动。清明三天假,第一天挂亲,第二天参加诗社活动,那么第三天,来点实惠的活动了,烧烤。多有意蕴啊。

我第二次提出想法,野外烧烤去。

依然没有人相应。最多的只是妻在脸上挂点微笑,连口也没开。儿子在玩电脑,侄子侄女在看电视,妻也懒懒地靠在沙发上,那神态,让我没有了这个家长的微风来了。我转来转去,在房间里找不出合适的事情可做。还是最后下了一次决心。声调也高了些,“清水河烧烤去。”

事不过三。三次喊“狼来了”,就失去了效应,这三次“烧烤去”假话也变成真话了。

“真的吗?”看看就有人发出了疑问来了。

“是啊,烧烤去。”我果断地说。不用说,我的神色也是不再说假的模样了。

儿子放下了鼠标。问烧烤什么啊?

侄子侄女瞪着惊讶的眼睛,第一次痴痴地看着我,妻则用实际行动来响应了。

吃过早饭,妻准备了背篓,背篓里按照我的计划放了红薯,年粑,牛肉干巴,腊肉片,还有柑橘,苹果,梨子。妻说,鱼没解冻,不好用啊。我说,算了,不烤鱼了,烤些蔬菜也不错。

去野外烧烤,路上行人招呼说,你一家人哪去啊?我不好直接说,烧烤去。农事忙忙的,挑粪的挑粪,栽姜的栽姜,匆匆忙忙,我这么浪漫,在家不能办生活,能直接告诉大家说,我们烧烤去么?

我就说,山上掐蕨菜去。山上掐蕨菜正是春光允许的时节事情。不会被人见笑。不让被人见笑,自个儿在心肚里先笑着了。

一行边走边笑了。

这条通向清水河边的水泥路,在春光下格外明亮。微风一吹,路上没有半点草屑杂质,清水河的水很清很清,要么还叫什么清水河,不叫浑水河得了?

有山花在路边的山上开放,黄如金,白如银,红如霞,粉如大美人的脸蛋儿了。

约莫五里路光景,就是我们目的地。这儿沙滩洁净,绿草如茵,溪水清澈见底,可惜没有看到水底是否有鱼儿游动。

一到达目的地,我们个人一攥柴草,干脆的柴草,见火就噼噼啪啪脆响的好柴火。一点也用不着我们为着燃料花去心思。

这些柴草是农人秋天收割后遗留下来的,多是些荆棘蓬儿,生长在这沙滩上,生长在这开阔的地方。

没用上一刻钟,就在沙滩上堆上不少。妻和侄女接着捡拾,侄子趴在沙滩卵石中挖蚂蚁玩儿,儿子一块一块的石块打水漂。我立马生火。

火苗在春色里格外燃烧出柔和美丽的火花,像安徒生童话里卖火柴的小女孩擦然的火苗,如果静静地坐下来观看也一定能够看到火苗里烤鹅,看到圣诞树,看到背上插着刀叉的烤鸭摇摇摆摆地向我们走来。

火苗子一下子窜上老高,溪水从火苗中看去,像一块绿色的翡翠,这一湾的翡翠,将会带来多少的美丽。

妻说,先把柴火烧成火星,不要急着烤年粑烤红薯的。我不听她的,先把红薯蛋儿接二连三地丢进火堆里,接着削几根小木棍串住年粑,放进火苗里烤起来。

这些带刺的干脆的柴草,一经燃着便以势不可挡之势噼里啪啦地燃放起来,沙滩顿时就有了跳动的红光。

火热映照着我的脸,儿子还在一个经儿地飘飞着,侄子被那窝蚂蚁给迷住了,小小的童心竟是那么的痴迷。

柴草一经码起来了。我招呼大家过来吃年粑啦。

这哪称得上烧烤的年粑,简直是“火炭”。儿子这么藐视他父亲的手艺。妻找到了自己的真理一样,说,烤年粑也不懂,叫你先烧成火星,你就是犟,白白净净的年粑被你烤了个黑不溜秋的。妻没有往下说了,屁股一扭,自顾自地挖野葱去,留下嗤嗤的诡秘。

自己的手艺只有自己来收拾后果。我拍了拍黑不溜秋的年粑,刮去黑炭,撕成几瓣,分发给儿子和侄儿他们。

真不知怎么的,竟然连年粑也给烤焦成炭。要知道我的童年就是在烤年粑的日子里成长起来的啊。那时,家里尽可能地多舂年粑,到了五黄六月地,或者农忙季节,随身带上几个年粑,利用休息时间坐在田地边烧烤起来,那香味远远地就能引起路人的涎水来。更有那放牛时令,腰包中揣上几个白晶晶的年粑,在野地里生发一堆野火,放牛郎们围着火堆一边烧烤一边猜拳比划,谁要是输了,那个圆溜溜胀鼓鼓的年粑变成了别人口中之物。

不吃就不吃吧。我也不勉强不吃的人。我一口半边地狼吞虎咽把这些略带苦味的年粑一个个消灭。

好在还有更多的烧烤物。

比起年粑来,红薯的香味别有一番野味。那香甜的薯味,一经飘飞起来,整个沙滩便使人想起那些推着油桶做成的烤箱,在城市中烧烤的烤薯乡下人。虽然他们穿着衣衫有些褴褛,可那薯香啊,挑起多少城市人的食欲啊。

我曾经多么地羡慕那些烤薯的乡下人,他们带去了生长在乡下的薯香,也带去了乡下人的纯朴和淡和,可无法带去的是这山涧的春光和带着水汽的烧烤味呢。

沙滩上的野葱生长在卵石丛中,经过风雨的浇灌,和丽日的沐浴,油绿绿壮实实,翻开卵石连根带拔,葱的浓郁溢露无余。不到半个小时,我们便拔了大半背篓的青葱。烧烤给我们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益。

看着大家吃成一张张包公似的大黑脸,我们无不沉浸在欢乐之中。

半日过后,肚饱隐足,剩下的烧烤食物被我们儿子一股脑儿撒下清亮的水中,宛如五月端午投放粽子似的,让水中的鱼儿分享我们烧烤的滋味吧。

熄灭了余星,收捡起青葱和无限的留恋,我们踏上回家之路。

路上,我唬着小侄儿说,谁要是赖着被人背回家,下次就不带他来烧烤了。

只见小小的侄儿,翻飞着小脚,一直喘出呼呼的气息。这次的威吓比“谁不听话爸爸妈妈打工回来不给谁新衣”还顶用呢。

看着一家人心满意足不亦悦乎的劲头,我暗自得意,看来一次小小的烧烤,不但烤出了全家人的欢乐,烤香了山涧野味,也烤浓了这清水河水无限的春光啊。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