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煜

 
 
 

日志

 
 

腊月场  

2008-02-04 22:11:45|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腊月场
 
腊月场是阿妈用背篓背来的,阿妈背来了家养的鸡鸭,要换回一家人的新衣新鞋和我们的新帽;腊月场是阿爸用黒黝的脸庞印出来的,阿爸扛来了红鲜鲜的年猪肉,那是自家杀的猪,熏了,阉了,剩下部分就要卖了,阿爸要买回包谷烧,阿爸要把年倒进杯里,让年酽酽醺醺,发出的声响也是那么地豪放朗朗;腊月场更是阿姐用银铃般的笑声吹响的一支曲调,阿姐穿着绣花衣裳,戴着银晃晃的项链,沿着山乡小路撒下一串串动听的嬉笑,那个打工回来的虎哥,和他的拜把兄弟搂肩搭背地忽远忽近地哼响一年积压的情歌,走向腊月场边;腊月场也是我们翘盼已久的欢乐的地方,那红红绿绿的小玩具,那些乒乒乓乓能够爆响的炮竹,曾惊喜了我们的多少个日子和夜梦,走进腊月场,我们便走进了最为完美的节日。
父亲三一三十一地把多余的年肉卖给了那些小镇人城里人,早早地走进那酒香芬芳的商家,于是沽酒,品尝,以酒论行市,谈猪牛的喂养,年成的丰欠,以及那个即将眼前的厚实的年。
谈论是谈论,夸赞是夸赞,没有一个醉醺醺模样,这腊月场不是白白忙乎一场了么?
品得脸堂深红的父亲,要把一年的辛酸和劳作沽进他的酒壶里去,酒壶是他的一个活蹦蹦的希望。
连着酒家的是鸡鸭鱼肉和挂满新衣的摊棚,母亲钻进钻出地挑拣着,比选着,也试量着,一家人的身高和体胖,全深深地写在她的心中。知暖不过母啊。尽管那些商贩如何地推介,如何地热情,也如何地步步让价,母亲不为蝇头之利所迷惑,该出手是就出手,该收纳时不含糊,精打细算一个年头的母亲,懂得日子的冷暖,明了生活的甜辣。
新年即将来临,穿红戴绿是母亲脸上的光彩,生活的咸淡是母亲牵挂,这些,母亲必须在腊月场上备齐,还有阿公的棉鞋阿婆的裙兜也该换新了,都要在腊月里去旧更新。
姐姐疯了绣花店又进了美发廊,直到日过中午,油香弥漫整个场上。这时的水粉店,糖果店,音响店,甘蔗摊,已经进入火红的论斤谈价的喧哗,虎哥依旧不紧不慢地围着姐姐抛送削皮的情话,姐姐绽开寒梅般的笑妍。姐姐和虎哥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因为外出打工一年难得一次见面,在腊月,在乡场,他们把一年的思念尽情地倾吐,快别耽误了这腊月场。
那些糖果店,那些鞭炮行,那些飞机赛车仿真枪,自然迷住了孩子们的视线,剜去了孩子们童真的心。他们不求吃,不求穿,不求戴,他们把阿爸阿妈年节的给予,换回一片欢乐一份希求一种美好的愿望。
腊月场是一年中最齐全世界,这里,老人,孩子,父母,婶子,姑娘,后生,和红黄橙绿青蓝紫;鸡鸭鱼蛋,童装牛仔夹袄,苹果香蕉鸭梨,白菜萝卜芫荽香料,一年的愿望在腊月场采买圆满;直到,背满篓了,扛成捆了,挑甸沉了,没有了半点憾事留在腊月场上。
腊月场是一杯浓浓的包谷烧,酽酽醺醺的,通向村寨的山路爆出粗狂的声音;腊月场是一幅风情画,描绘乡村五颜六色的线条,和熙来攘往的笑姸,笑声中变得悠扬洒脱了;腊月场比以往更朴真,更精髓,更喧闹,因了后面那个严严实实的年,因了那来年的向往和期望。
赶腊月场是乡村人永远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