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煜

 
 
 

日志

 
 

雕殇大姊  

2008-02-26 00:37: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雕殇大姊

 

 

我那雕殇大姊胆小如鼠,屁大点事儿也要派儿子赶我们做兄弟的回去帮助解决。也怪不得她啊,别看雕殇大姊近五十岁了,她从小就没有同胞弟兄,拿我们这些叔伯兄弟看做亲兄弟,也是情有可原的道理。她啊,一把鼻涕两把眼泪,我们不去爱怜,谁又去关照她啊。这次,雕殇大姊请酒了,竖新房子了,怎么的忙我也得去。

这场大雪似乎要阻挡那条茅茅小路,幸好通向雕殇小寨的茅茅小路变大了,变成了机耕道。从前的小路在大雪的遮盖下没有了踪影。因为偏僻因为大雪,因为……反正种种原因吧,我就不带妻儿,独自一人前往。

孤单么?好像有点。自从离开家乡,连老家都很少有时间回去,何况雕殇大姊家呢。

白雪下,一片莽莽苍苍的。冰冷的天气中山野、树木、仿佛凝结一般。快要一身热汗的时候,那个雕殇出现在眼前了。

“舅舅来了!舅舅来了!”

老远就听到人们相互传告欢天喜地的声音。那栋阔气的小楼房伫立在那个名叫雕殇的小山头。我紧迈开酸软的脚步,高兴地走入穿红戴绿的客人群中。大姊急忙在兜裙上揩着双手,就自豪地向我伸开受来。其实,我什么只在腰包里包了个红包,两手空空,用不着帮忙接担拎包地。看着大姊得意豪气的笑脸,我看到大姊也是原来的模样。

等我一脚踏进大姊家的新居,就听有人喊话:“舅舅来了,可以开席了。”

原来大家都在等着我们当舅舅的拢场,便可以开席了。

难道老家那些兄弟们还没有一个人比我先到场么?我环顾四周,确实没有兄弟们的身影。也许这场雪阻挡了大家的来路吧。

坐上酒席,我想这大姊也是的,这么冷的天,这么慢降的灰蒙蒙的雪色,何必非要等我们这些当舅舅的拢场才能开席呢?这都是哪个年代的老皇历了。我立即端起酒碗。看见我端碗了,门外就响起了开席的欢快的鞭炮声,客人们也纷纷地端起酒碗,新居里腾起欢声笑语,萦绕着饭菜的浓香。

大姊的侄子祥坐在我的傍边,他应是主人家安排的陪客吧。祥红着脸劝酒,也许看到我也满心地狐疑默默不语,他说,舅,您喝酒吃菜呀。我想懒得答应他的,看在大家的面上,勉强对他点点头,算是回应。

酒席上的菜很腻,不像酒馆小碟小盘,只讲究一个花样,不顾虑客人们吃量。

祥羞色满面,说,从前对不起婶子,为了一点交界地,骂过婶子,引起舅们的气愤。

听了祥的话,大家的筷子仿佛凝固了似的,停在那里,酒也不喝了。这个大姊的侄子,因为一点点房子交界的地方,与大姊吵翻了脸,对他在这个婶子不放在眼里。弄得大姊派外甥连夜赶我们当舅子的去帮忙。在我们老家,外嫁的姑娘遇到难题,都是赶舅子去处理,以壮声势。娘家人不管还有哪个管哟。我就为大姊的事情与这祥打过官司,上过法庭,为大姊争了气。可是,如今想不到大姊派这昔日的仇人来招待我。

我脸火烧一样烫着,看祥也红到了耳根。不管怎么说,这是大姊家新居落成大宴,我不想与祥过多地谈论过去的怨恨。举起酒杯,面向所有客人,也面向这个祥。

得到我这当舅的人邀请,席面上又一次掀起撞杯的热潮。为了现在,也为了过去的怨怨恨恨。

不知不觉间,我飘飘然起来了,脚步无法立稳。我知道自己并没有喝太多的酒。祥一再表示起他从前的愚昧,很多地方对不起婶子,对不起舅舅们,那次要不是舅舅们赶到,可能他将砍伤婶子的臂膀。

我看到祥比我喝的还要醉醺醺,眼眶如兔,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

其实,我婶子是一个非常老实本慈善的长辈,她纯朴、懂礼节,自从我叔叔过早地病故后,就是婶子把这个家支撑起来的。当然也得到各位舅舅的帮助。祥好像发现了什么,突然省悟起来。

很多客人不知道我们的扯到什么地方去了,一个劲地吆喝我们喝酒,夹菜,把我们引回到酒席上来。

为了大姊这块新房子的地基,我们没少操心。

这个雕殇小寨,人口不多,因族群落。很多年前,一直有觑视外族人的习惯。因为这些,我没少来到这个小寨帮助我那堂姊打抱不平,争气扬威。

这时,我老家的兄弟们放着热烈的鞭炮做客来了。只见大姊笑呵呵地过去忙着招呼大家进屋上席。灯火辉煌的新房内暖融融的,哪有半点寒冷浸袭,只听到一片的欢快和愉悦。

只见大哥穿走在酒席间,抱歉起来,各位亲朋好友,各位乡里乡亲,千古以来,我们当舅子的,一向是出嫁女的娘家人,点点小事也大老远地赶我们来处理,如今看到这么其乐融融的场面,我想我们过去的做法已经成了历史,这么冷的天,当舅子的没能按时入席,给大姊丢了脸面。不过我们家族观念早就应该废除了,我们都是自家人啊。

大哥哽咽着,也许是喝多了酒的缘故吧。

没等大哥坐下只见祥也“霍”地站起来,抱了抱拳,眼睛早已湿润了,接过大哥的话头,说,我知道婶子从来疼我们胜过怪罪我们做侄子的,今天她家的喜事,就是我家的喜事,我们从来都是一家人呀。

祥顿了顿,大颗大颗眼泪往下掉,说,我婶子纯朴、讲礼节,是我们做晚辈的福气,如今我们这小地方也不偏僻了,车道修进了寨子,以后若果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尽管开口,免得大老远地请舅舅们来耽误了大家的事儿。到处都在讲和谐,讲关爱,我们做侄子的才应该是婶子的坚强后盾啊。

大哥和祥的话语,那么在熙来攘往的客人心中久久地回荡,我们无不沉浸在新居落成的喜悦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