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煜

 
 
 

日志

 
 

水湾,小井  

2008-01-12 19:39:09|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湾,小井


 
这是一处水湾,小井旁着水湾汩汩地淌开。这是不经意间映入眼帘的小景。
 
小鸟不时飞跃在岸边古老的和嫩绿的枝叶间,翠黛的岸色从高空中把一张柔媚的脸色会那高大的山影静静地写在水面上。就有村妇村姑的倩影在湾边走动。
 
湾水在滩边同小井热烈地拥抱,也一同嬉闹,像情窦初开的少女就别后的一拥,于是搂肩搭背地向下游欢去。小井是从一棵古老的金弹子脚部汩然而出的,在滩边又使劲地甩了甩浑身的缎般的衣裳,村妇村姑就着那热气,把娇嫩的肤肌在小井的胸膛试了试,满背篓的花衣裳呀,菜呀什么的,把水湾点画出迷人的生机。这是曙光初照的早春,草儿在水边返青,鱼儿在水中翻摆,就连枝头的雀鸟仿佛屏住了呼吸。每当上游浑浊的山洪暴发,水湾一派汪洋,小井也被污浊遮盖得没了她较小的身影。
 
禾苗插进了泥田,山花一阵阵灿烂,山雀忽然间被知了代管的时候,这水湾似乎变了模样。因为迅猛的山洪的搬挤,沙滩宽阔了,卵石奇异,湾水更幽,岸石用它那钢劲的筋骨给这个柔美一份坚毅。
 
那些一丝不挂的顽童,那些尚在童真的女孩,看上了这湾水,泥鳅一般一个猛子潜进如玉的浆液中,留给那些浣洗人活鲜鲜的欢笑。
 
溪水不独是顽童的天堂,到了黄昏,那些到了半大的男孩,和那些放荡的那人自觉地窥避这个地方。这里的嬉笑是纯一色的百灵样的声音。那些少见天日的裸体儿,在这里偷偷地相互展示,夏阳落进西山旮旯,朦胧掩盖这片沙水,只有那口汩汩不息的小井,如第一眼睁开蒙眼,大胆地,而又无不惊讶地,把自己的泉水浇洒到她们那鲜嫩水肌的身上。那一饱眼福的金弹子古树,因得小井因得水湾,却静谧地饱经沧桑地由着女人们的捣闹。
 
远处的庄稼地里生长着青幽幽的蔬菜,谷穗儿已经躺进了粮仓,季节给水湾悄然换了一套彩装。青水,黄草,红叶,黛竹,灰白白的细沙,除了那五颜六色服装的女子,这小井边多了一批批清洗的菜农。他们把烂的叶,腐的根,多余的须儿,撒进水中喂鱼去,他们把葱啊蒜啊白菜啊萝卜啊一应作物洗涕的小儿一般,然后带着水淋淋的蓝蓝篓篓的菜挑进城去,吆喝一路乡村的风味。
 
直到了白雪皑皑,树枝也畏缩进白色之中,小鸟也不见了,知了也隐迹了,花啊草啊缤纷的颜色一概变成了素色,几个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汉子,从湾水中撒下网罩,拉起一条条白净的活蹦乱跳的条儿。小井冒出雾色的水花,这里依然是女人们梳洗的天地。没事的女人,难耐寂寞的女人抱着篮儿背着篓儿,又一次把小井和水湾演化成欢悦的厅堂。飞雪落不进这个地方,寒水冻不僵这眼泉井。即使你是一位懵里懵懂的后生,你挑着桶子,未必又能挤进井水,舀一挑晶亮亮的液浆。
 
小井无声。水湾在笑。小井和水湾一同演唱这溪湾小调。其实,走在湘西,这是你不经意间已撞个满怀的乡村小景。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