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煜

 
 
 

日志

 
 

  

2007-10-08 14:30:24|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条乡级公路要硬化成水泥路,是迟早的事。公路那端是一个贫穷的苗家村寨,湖南省委原副书记郑培民在那里挂点,做了很多富民的事情,人们怀念他,生活好转了,最好的缅怀方法就是到那个苗寨去感受郑书记当年的丰功伟绩。
       走的人多了,这路跟不上形势的需要。知情人估计,每天有十多架次大巴旅游车在这山路上穿梭,飞起三五丈高的尘烟。
        路是一个地方的面目,人们富裕了自然地要修一条好路。
       去年吧,国家投资七百多万元,硬化成水泥路。那是多大的数字。路两边的土家苗汉人家,盼星星盼月亮似的,想像着这条路修好后,山里的药材,山货,土特产,连同山里人的豪放与欢喜,带出山外,然后又是这条路,运来了山外的油盐酱醋和钢材家电。
        看着这路一天天地延伸,两岸人家急切的心情像过年节一样,一天天地愉悦起来。
        架桥修路前世所修,这是千百年来,人们信奉的条款。
        这伙修路民工十来个人,一天修一里来路程。和沙,装模,拉线,平整,洒水,保养,别人看来,成效不大,可是这弯七弯八的山路,本身凹凸不平,每天不是一身泥满身汗,就休得休息。路头有一欧家,主人夫妇盼星星盼月亮地盼了三年,他们说,总算看到那伙民工轰轰隆隆地过来了。夫妇俩早就准备了烟,瓜子,虽然这些民工是国家请来的,不需要路边人家半分厘毫,可这是多大的好事啊,国家让乡村人受益,怎么也得尽自己的一点义务。
       欧家女主人退休在家,开了一个小门诊,日常守着这小店过日子。可恨透了门前这条路,春上大雨季节,对门半山坡人家屋弄子里的檐水哗啦啦地流下来,整条大路汪洋一片。这不但行人行车小心谨慎,那些来她家看病的村人也多不方便。
民工一天天地过来了,他们脸上荡漾着笑颜。男主人说,这条路一修就是几十年不变的伟业了。
眼看就要到这路的尽头,也就是欧家门口了。突然地,这对夫妇民工说,要停工了,完不成剩下的部分。
“什么原因?”夫妇好奇地问。
民工说,对面那家人不同意这样把路面家高啊,不同意路面超过他们的门面。
“你们就不修了么?”女主人焦急地追问。
“是啊!这是乡村公路,公路局领导说,乡村公路应该考虑乡村人的财产和利益。百姓不同意这么修就得停工。”民工小头目补充说,“怪不得国家啊!”
男主人有点气氛起来。这怎么代表我们大家的意见呢?这路两边人家谁不希望快点把这条路修好?你们不修,也不为难你们了。不过你们暂时不要撤走器材,我去协商,一定会修的。
晚上,吃过饭,男主人马上来到对门人家,男主人说,老龙啊,听说这条路就要完工了,只差这么点点了,这是千载的大好事啊。为子孙造福呢。
老龙说,是啊,多亏了国家想到了我们乡村人家。要想富先修路吗。看来我们都要富起来了。老龙说话时根本看不出对修路闹矛盾的迹象。男主人进一步说,是啊,修路难免要占用一点私人的土地,影响个人的一点利益。路面可能要比你这房子高出那么半寸,你家出门要抬一脚了。
老龙是一个半眼瞎,平常靠国家资助钱物,左邻右舍帮助过日子,儿女还小,深一脚浅一脚地,可好靠赶乡场那天做点小本生意,还算过得去。
看到老龙不说话,男主人接着说:“如果修路队过去了这条路不知道又要搁浅到哪个年月去了。”
老龙咛喏了嘴角,生气似的,大着声音说,我是说,你们也要为我想想,我们一家人得到你们的帮助还少吗?国家照顾,邻舍帮助,我们心愧啊。这么大的工程,修到了我门前,我怎么也应该出点力吧。可是我一个瞎子能出什么力气呢?他们民工还要给我补偿什么受损费用。老欧啊,你说我还好意思拿国家的这昧良心的钱吗?我说,国家给我们修路还要补我们钱,这不有点折煞我吗?
老欧问,那你也应该同民工说明白啊,免得耽误了工期。
老龙说:“我怎么解释他们硬是要我收钱,说这是国家补偿的,是应该得到的。我敖不过他们,我说,如果非这样的话,那我们前这段路就不要你们修了,等我有钱的那一天自己来修吧。他们说,你是有钱的那一天,你两个孩子也出息,可是这是国家的计划,要统一修路的时间和规格。老欧啊,你说,我就说了这些话,他们到头来就不听我的话了。自顾说他们的。
老欧说,好了,明天民工就来修路,至于国家补偿你的那部分钱,让我来处理好了。
离开了老龙的家,老欧心头沉重起来。为什么国家总是为百姓想得那么周到呢?别人不要补偿,你就以不修路为条件要挟别人,这不是让人为难吗?
第二天,机器轰隆隆地在这条路的尽头响起来了。老欧夫妇在门口摆上一张小圆桌,桌上放着茶水、香烟和瓜子之类。夫妇不停地招呼民工过来休息片刻,抽袋烟或者喝杯茶,剥些瓜子,“难道我的这些东西放了毒不成?”女主人连骂带嚷地,把热腾腾的茶杯递到满是泥水的民工们的手上,老欧拨燃气体打火机,逼着那个满头汗水的汉子把烟抽了。
汉子说,也难为你们了,你们放着吧,等休息的时候,我们一定消灭光你们的瓜子烟酒,到时你们可不要怪我们贪婪哦。汉子说着又笑着,手上的功夫一刻也不停下来。一直到天黑了,机器才停息下来。在路过老龙家的时候,小工头说老龙啊,你的补偿我们不敢再与你老纠缠了,怪不得我们啊。你的一切情况老欧说了,有什么问题可由他来转告。
一天水亮的水泥路从山旮旯终于延伸到了这个尽头,老欧夫妇候守在新路边,他是担心那些第一次走这条路的司机误上路,压坏路面,那是子孙后代的路啊。他还为那些晚归的放牧人着想,免得他们赶牛羊的时候忙不过来,应该陪他们赶好牛羊,明天路面硬化了,一切都好了,该上路的上路,该放牧的放牧,一条平展宽敞的乡村公路会给大家带来富裕和幸福的。
老欧想到老龙这个半残疾人真不容易,国家补偿他的那些费用,他不要,让他来管理,看那个地方需要修路架桥的时候,就补贴过去,免得心里不安。得到这么大的财息,应该破一点灾吧。做人要做心安理得的事。
要不是他老欧出面,那么这条路就会被夭折了,好端端地修到了小镇,修到了家门口,就要接通国道了,总不能要武力来化解这个矛盾吧。
想到这些,老欧惭愧起来,自己对左邻右舍关心不够啊,在物质上给了他们的帮助,解了燃眉之急,心头上,是否估摸错了他们一颗火热的心啊。
想想人家郑书记,千里迢迢地修路,还不是为了我们自个儿么?好人啊,可是你走得太早了,你没有看到我们这条曾经的贫穷路如今崭新得变成了富民路。
老欧守候这路边,很甜蜜地进入梦乡去了。也许他看到了一个未来,看到了一个新世界,一个充满和谐的社会。他这样,和路一同进入了一个美好的梦乡。
谁又不为这条路的明天祝福呢?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