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煜

 
 
 

日志

 
 

怀念一位老教师  

2007-10-27 01:19:00|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一个老教师
今天一位老教师走了。
那年,我分配在一个小山村,当上了一名小学教师,我就认识了一个老教师。老教师很老了,当然对于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后生仔来说。在与他的交往中,我知道了他曾经到过很多地方任教。其中就有最偏僻的苗族地区,还当上了那儿的教研组组长。这是他一辈子中最大的一个“官”了。
老教师很健谈。他会把他的亲身经历,一五一十地讲给我听。他不讲,我不听,又没有什么好玩的事儿。放学后,我们吃了饭,便没有事情了。学校只有我们两个住校教师,并且是公办教师。其余的是民办教师,都回家了。
有时也放映,在村部那儿,黑压压地一片,叽叽喳喳地,好不热闹,却与我这个年轻人的心情格然不同。老教师很会适应民俗。他见人都能说一些话,很体贴的话语,因此很多人家经常把自留地里的蔬菜给他送来。
他说,他是文革后被遣返回家的,在家务农做农事,不落别人之后。如今五十多岁了,被落实政策了,还有什么好奢望的呢。能拿到那么多工资也就不错了。
从老教师话语中,我知道了他回家务农后吃过不少苦楚。因此他很会节约。每餐做那么一两个小菜过日子,我跟着这么过生活。那时,我虽然是父母的独子,但是家境依然贫寒,我很感谢老教师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引路人。
我上山捡柴火,老教师就在家操持饭菜。我们过得很融洽。
老教师虽然话题比较多,但是说话不是那么思路清晰。就是一个话题,他会扮开成几小块,一块一块地分别叙述,一直到我听得哈欠连遍。眼睛蒙蒙入睡起来。
我想这是他教育小学生作文的方法用到了闲谈中。就是很有趣的一件事,也被他叙说得如嚼蜡头。我们很少能够打断他的话。
后来,我因为父母年迈需要照顾提前离开了那个小山村。当我把这消息高速老教师的时候,他竟然哽咽地说不出话。
我又辗转了一个小山村,才回到家乡。老教师一直在那个小山村教书。那时的领导也尊重老教师。可是又不愿把老教师调到乡中心校去当骨干。三年后,老教师从那个山村退休了。
在我的眼里,他是不知不觉地退休的。一点也不惊动别人。好像是他打了个报告,他的脚板生了一种叫“鸡眼睛”的病痛,走路相当困难。他本来花白的头发更显得雪花一样。我能见到他的时候,只能在集市那一天。
老教师一般集市逢场他提着一个蛇皮尼龙口袋,买些小菜和肉,用扁担挑着,一晃一晃地,看不出脚腿的不便。
我很尊敬地与他招呼。礼貌性地问问他的生活身体情况。
再就是他必定要一月一次到中心校来领取工资。他把工资很仔细地翻数两遍,他不想出错,哪怕多收了出纳的一分钱也退还清楚。
老教师一直那么客气和礼貌。不管是老者还是儿童,他都一视同仁地与人招呼。
老教师的老板比他体质要差。赶集的时候,两人并排走着,和气而美满。
本来我结婚的时候准备请他吃酒,因为我和我爱人都是一同在他的引导下在那所小学校教书的。爱人当时还是民办教师。可是到了请酒的时候,因为事情太忙,给忘却了。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的大遗憾。
在后来,我也忙着自己的工作和家庭事情,盘儿育女,看到老教师的时候,请他到家里坐坐他总是表示出真诚地感谢,然而从来没有进我家半步。
单位组织我们过年的时候慰问老教师,我到过他家里。老教师除了老伴外,膝下养育着四个儿子。其中最小的那个从小弱智。吃饭解手全要别人帮忙。老教师的三个大儿子分家独立,他两老口服侍着弱智的小儿,五十多年了。老教师从来不向单位提什么难题和要求,对我们的慰问表示深深地感谢。我把单位托给他的礼物送给他时,他坚决留我们用餐。他两老本身行动不便,有照顾着一个残疾儿子,我们怎好再给他增加麻烦事情呢。
于是,他会取出家里预备的最好的果品之类来招待我们。
我不知道老教师一生中教育了多少学生,但是,我明白他在教书育人的时候,从不偷工减料,耍花架子,除了十年被遣返回原籍,其它时间,他都在与学生在一起。
再后来,老教师领工资的时候也少了,他不是托人代领,就是拄着拐杖一腐一瘸地出现在人们面前。而单位的很多教师不是退休就是调离了,走上岗位的新手又是才从学校毕业的陌生青年。老教师说话的语气比以往还有吞吐,想了半天也想不出需要用的一个词语。而说出的大多数是带有文言语气。
一天我听说老教师住院了。就是那“鸡眼睛”作怪,忍受不住疼痛。我想应该去看看他老人家。可是一位熟人说,老教师已经出院了。我认为他已经摆脱病痛了吧。加上事务缠身,开会、上课、各种俗套礼节少不了应付。于是一拖再拖。
后来那个小山村的一个同行来了一个突然电话,说老教师不逝世了,我的头脑嗡地一下子感觉到眼前一片漆黑。老教师就这么静悄悄地走了,离开了他所有的亲人。
在去吊唁的路上,有人告诉我,他的那个肉孩子先他离世,也算了却他的一份心愿。他再也不用为弱智儿子在世时无人照料而牵挂了。
我们给了老教师一朵雪白的花圈,给他燃放了礼炮,那一声声的炸响仿佛是我们心中的一句句呼唤,我最为尊敬的老教师,愿你九泉路上一路好走一路平安。
我能对他的亲人说些什么呢?如今还留着他同样白发苍苍的老伴,留着他这个重感情的老人的牵连。可好他的儿孙各自撑起一片温暖的蓝天,头顶一抹火红的太阳,他的这个走上岗位的后生,在他的牵引下,已经成熟起来了,已经明了他为人的心愿。
老教师走了,但愿老教师在天之灵能够感应这一声声悲哀的呼喊。
一个灵魂离开我们飞向遥远。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