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煜

 
 
 

日志

 
 

寻找荒芜  

2007-10-15 21:44:00|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找荒芜
 
一年四季,365天窝在同一个地方,看见的是碗大一块天,听到的是小鸟般叽啾的声音,那么规律地有序地生活和工作着,你想,人的大脑不过早地老化,才怪呢。生活缺少一些新鲜感,本来很有意义的工作也会逐渐地缺乏激情了。
我们几个“驴友”自寻其乐,一声邀唤,周末出门走走去。
到什么地方走走呢?迫于经济迫于时间迫于眼界的原因,最后商定,到万溶江大坝尾部去。去寻找一片荒凉一片偏僻。
寻找荒芜,是我们不得已而为之。周遍景点能游玩的业已周游,文明的东西毕竟有其人为的痕迹,最为真实的东西没有规则的东西才是我们所期望的东西了。
荒凉的地方自然不会有多少美景。我们碰头的结果是参合着一些活动。结合自己的条件,我们选择了秋钓,选择了野炊。
这些驴友是自发组合的,自然没有太多的目的性。
我们选择的交通工具是一种乡村才能看到的三轮车。这是一辆相当土气的摩托改装的车辆。黄绿颜色交错的蛇皮顶棚,满身泥浆的车身,这个开车师傅与我们谈价的时候总是傻痴痴地笑,我们开口送价,一个单边25元,他竟然没有半点讨价还价的市侩,他笑眯眯地说:“好呢!”
说心里话,照他这么地痴傻样,我担心他能不能安全地送我们。和我的想法一样,几位同事欢快地样子,好象我们捡到了一份天大的便宜。
但是我想,既然他胆敢在这条路上跑,他还是有熟悉路况的长处。
我们把炊具、钓具和大大小小的人儿一同往狭小的车厢里挤。约莫一个钟头,三轮车把我们带到一个叫做两头羊的小村,路也就到了尽头。我付了车费,很优美地与师傅挥挥手,他接过票子,依然咪咪地连数也没数一下,嗨嗨嗨笑着,掉转了头。看着这不怎么象样的交通工具,我怎么也没有想象得出,我们竟敢乘这种乡村小车。
这是我们毫无拘束地外出。有的背着钓鱼竿,有的提着一瓶水,牛高马大的小吴只手握一口炒锅,没有谁想到与他斤斤计较了,小田是一个女子,身材肥胖了一点,走着空路也会小气不接下气,却背着满背篓的刀筷碗盆和钓鱼饲料,上面还压着一袋的钓竿,外人看来一定以为我们在折磨一个女人。
沿着熟人的给描绘的草图,我们一路下山,穿行在齐人的茅草丛中。
这地方说不出的荒芜。杂草,荆棘,不知名的野花,没有半点的几何美。那条万溶江尾端一下子出现在我们的眼帘。那是怎样的一条河流。在大山丛中,一条蚯蚓一样的河流,碧绿的河水,灰白的悬崖,崖顶还可以看见一丘丘农人收割后的稻田。大自然这么杂乱无章地把它们或堆或拉或舒展地摆放在这渺无人烟的地方。
河水已经下提好高的一截,俯视,玉带一样的河水镶嵌一道岩石的框边。
我们几位男士忙着掺饲料做诱饵,放线,甩竿,一字儿排开二十来根海竿,按照小吴的话,就是我们得抓紧时间,别耽误了大鱼吃钓的机会。女人们则砌垒炉灶,点火,煮饭,洗菜,小田说,她还没有吃早饭。今天的吃饭规律给捣乱了。小孩们忙着踩高脚马,游戏。
这静谧的河的尽头,飘飞着我们带来的青烟和孩子们的欢声笑语。
最高兴的要算小吴了。他的钓竿最多,十来根,他准备的最为充分,然而忘掉的物质也最多。他说,那包准备好的枯粉给忘记在沙发上了,他爱人说,那罐炒熟的酸辣子包谷粉不知道是不是又收回冰箱。今天变得上了年纪似的,什么也给忘了。遗憾是暂时的,随着水波纹的晃动,饭锅蒸汽的升腾,我们无不投入到又一轮快乐之中。
金红色的火焰很容易地欢快起来,四五片石头垒起的炉灶是再简单不过的建筑物。小田三五下就把篝火烧得山响。淤泥地上印下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足窝。
小吴的爱人在长着嫩草的地上撑起了一顶金黄色的帐篷,给这荒芜的山旮旯徒增人间生存的气息。
有山风逆着河流徐徐吹来,给了我们一丝丝深秋的寒意。钓竿始终没有我们所期盼的铃声,给了女士们一些笑料。这可是她们难得的银铃般的声音,在这荒野里听来又那么地迷人和可爱。小吴选择的地盘恰像男孩的跨下,他蹲坐那个小弯,俯瞰下去,便成了最为突出的一笔。水下的鱼儿,没有因为他的钓技高超而投入他的罗网。
风静静地吹拂。山影到映在碧蓝的水底。
这是一块多么不规整的荒野,这一天,我们各得其所,看书的看书,垂钓的一眨不眨地注视着那根细细的银线,游玩的放纵地做着自己想做的游戏,篝火在燃烧,纸筝在翻飞。不知觉间,有女人说,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程了。然而没有一个人积极响应,男人希望自己的真诚在最后一刻能够打动水下精灵们的情感,上山的孩子还想寻找到他们又一个惊奇。
要不是天飘飞着毛毛细雨,我想,我们都愿在帐篷中度过这轻松的一夜。
当我们爬上两头羊山顶的时候,那辆白光闪动的“奥迪”轿车把我们载回一个井然有序的文明世界。那些烦躁而物欲横流的景致如整齐划一的街道一样,劈头盖脑地压了过来。那万溶江尾的山水梦一样离我们远去。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