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煜

 
 
 

日志

 
 

麻伯伯  

2007-09-24 15:56:52|  分类: 人物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家邻居麻伯伯圆寂归西,我们祝愿她早日升到那个迷人的天堂,完成她一生的追求和向往。 
我听到麻队长去世的消息时着实惊呆了,人总会行将老去,可是麻队长逝去是我始料不及的事情,我顿时哑口无言,对二哥埋怨说,你们怎么不转告我一声,我也得去吊唁啊。 
麻队长在我的成长中,算影响深刻的一位老人。她和我父母一辈年龄,我按照当地习惯称呼她为伯伯。是女人中的那种伯伯。 
她为什么叫做麻队长,据我考察,当年生产队时她担任过妇女队长,肯定在任时有一定影响,一直被叫做麻队长。但是我不知道她的姓氏,可能姓麻吧。麻队长长得人高马大,巍巍武武,逢人都有话题。我们这些小孩更是她喜欢谈论的对象。 
在我的印象中,我们生产队比较贫穷,谁也当不好生产队长。谁也瞧不起生产队长,麻队长一定也没有多少政绩。 
倒是麻队长的丈夫让我觉得可怜。他在世时,颠颠唯唯,谁都可以摆布他,麻队长更是最厉害的一个。后来他去世了,因为他比麻队长要长二十来岁,身体虚弱,参加劳动总是拖别人的后退。他去世后,好像麻队长没有半点悲痛之色,笑声依然刻印在她丰满的脸上。 
麻队长还有一个值得纪念的便是她是十里八外的媒婆。如果你听她描绘某个后生或者某个姑娘,让你听来象嘴衔一块甜糖,蜜透心啦。 
有一个后生是我的堂二哥,家里很穷,三叔长年肺结核,咳咳咳地翻人胃。另有一姑娘家,独生女,母亲好高骛远,一心想找个好女婿。转眼到了大龄姑娘,麻队长来到姑娘家,大谈二哥的人品如何好,二哥家未来的日子和打算,前景广阔,甚至丰衣足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其实都是一个寨子熟人谁不明白谁家的长短和深浅。二哥人品好是千真万确的事,二哥家贫穷怎么也遮不了人眼。 
麻队长偏偏不说三叔的病态淹淹,专门说三叔家存有几十年的光洋蒋介石银元,只是现今政策不允许流通,有朝一日能发挥派场,还不又是村子里的首家? 
麻队长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和多年媒婆的本事,硬是把两个年轻人拉扯到了一起。从此一对冤家结成姻缘,那姑娘母亲再也不藐视我家三叔的痨病,过年过节送上些好菜好衣料,相互拉扯度过了那艰苦的年月。 
麻队长也早有提我猪头的打算。麻队长看着我和一同长大的一位女孩有青梅竹马情分,可是我母亲不买麻队长的帐,没留下半点插针的逢。那时我还小,初中还没毕业,麻队长盯上我的婚姻,又看我家稍有余粮,不愁吃穿。做媒成功男方要做两双布鞋砍一条猪头谢媒。麻队长家能够度过那些年月就是她有这点做媒的本事,常年有人请送。可惜她给我瞄上的那个姑娘就是我姑姑的女儿,我的表姐。 
按说老亲旧眷的亲上加亲何等的风光,这也是乡下人多年形成的一种开亲方式。一般地,姑娘嫁有女子出嫁首先的尊敬舅舅家,是否想留下做媳妇。如果舅舅有这等意思,先得满足这种表亲,舅舅放口或者另有婚娶,姑姑家的表妹才能另寻婿主。 
可是麻队长在我母亲面前碰了壁。被我母亲蜿蜒拒绝。麻队长没有死心,还在打我的主意,后来我外出读书,没有回到小村,麻队长失却了一次吃猪头的机会。 
那个时候,我们那个小村八成以上的青年男女婚娶都是麻队长一手牵线搭桥成功的,即使左邻右舍,谁也不好挑明这种事,担心好事不成变成万代冤家,只有麻队长舌巧如簧,圆的能变方方的能拉长,一张嘴皮两边翻,墙上芦苇两边倒。 
麻队长本来不是我们小村土生土长的人。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世,对于她的传说,我还是隐隐约约听大人们断断续续凑成的来历。 
一天村里一位家境贫寒的男子,在野外犁田,忽然从田边的茅草丛中传出嘤嘤呜呜女子的苦声,男子寻声发现一个白鳅鳅柔嫩嫩的女子赤裸裸地躲在茅草丛中哭泣。好心的男子脱下衣服丢给姑娘。 
后来这个女子成了男子的贫寒男子的媳妇。男子是麻伯,女子就是麻队长。原来那天姑娘孤身一人在野外找猪草,被坏人捉下奸污,还故意带走了她的衣物,使她一丝不挂,暴露无遗。 
虽然这件事被大人们守口如瓶封闭得铁紧,可是有错过的人还是把这件事背后流传。 
麻队长也无法掩盖这事儿,干脆自己也当成了一种笑话,昭白于天下。这反而放开了麻队长的手脚,人儿显得更加大度无私。 
我们村的猪郎公必定是孤寡老人,即使大家知道这份活很赚钱,就是没有胆量问津猪郎公职业。同样地,媒婆这碗饭也只有麻队长能够端起,只有她最能享用。转眼麻队长自己的女儿出落得象一朵水淋淋的野牡丹。我们都看着她自己是怎么摆平这件事。 
麻队长并没有半点私心,在女儿十六岁时她就放出话来,说女儿是条泥鳅精,这条泥鳅懂得打洞眼了。 
想讨媳妇的年轻人听了这话不知道麻队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天天绕着那房屋闲转唱情歌,屋边的杂草被年轻人踩光了一茬又一茬,天上的月亮被唱圆了一年又一年,树上粉红的桃花飘落了又发芽,麻队长整天眉开眼笑地,像一枝秋霜过后的金线菊。 
我们以为麻队长会把女儿嫁给百里挑一的人家。 
那如花似玉的女儿却在母亲外出做媒的一个夜晚走进一个憨实本分的人家,成了那家人的媳妇。 
人们看到麻队长找上那家门槛,骂道,我千辛万苦养大闺女,如今连一个猪头也没尝到,你们算不算人啊! 
麻队长做了大半辈子媒人,最终做不好自己闺女的媒事。 
后来我再也见不着麻队长,麻队长落进一座寺院去了。 
一转眼又是一个十年,我一直没有看见麻队长伯伯的身影。麻队长伯伯圆寂西归,到天堂继续她追求和向往罢。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