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煜

 
 
 

日志

 
 

篮球  

2007-12-06 21:37:45|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篮球
学校很破烂,没有围墙,球场砍下就是公路,因此,篮球掉下车路中就是常有的事情了。 
上课前,学生急急忙忙地呼喊我,老师,篮球掉下公路了。看他上气不接下气地,我也没好气地说,掉下路了捡回来不就是了?那么大惊小怪地。去去去,你们几个去捡回来。 
那个学生没有马上走,见我安排一些同学去帮助捡球,他稍停半刻,马上纠正说,球被车子压破了。司机叫老师去。 
球竟然被压坏了?虽然车路很近,车子来来往往,可是从来还没有比压破的事情啊。 
“要他赔!”我心里顿时冒出想法来。我急忙跟着学生朝下面跑去。 
试想,如今车路上的车辆压死一只母鸡,赔价都是翻了无数番的,甚至有人说压死的是金鸡。鸡生蛋,蛋胞鸡,鸡鸡蛋蛋,蛋蛋鸡鸡。几千元一只鸡啊。 
学生们围着那农用车就是不放行它。大家叽叽喳喳地,像一群小鸡叫食一样。 
司机见我这个老师来了,仿佛来了救星,脸色唰地露出了喜色。他一定被为难了不少。学生们问,老师怎么办,司机把篮球给压坏了。 
我毫不思索地回答,赔啊。我的“赔”一出口,司机的温色立即变成了怒恨。 
司机三十来岁模样,虽然是司机穿着没有半点司机的奸猾,怒色中掩盖不了憨厚的本色。他立即辩解起来:是篮球撞上车的轮下的。他根本没有看见篮球。 
有学生没等他把话说完,大声地打断了他的话语,说“膨”的声音好大,你怎么会听不见啊? 
我暗自好笑这些学生,颠三倒四地,连先发出声音还是先压破篮球也不想想。我忙在制止他的没有礼貌。对待长辈要礼貌待人,即使要人家赔偿也不能胡乱狡辩。 
司机爱人见我们人多势众,司机没有辩解的空间,从驾驶室内探出头来,朝我这个教师吼道,你们没有教好学生,在车路中玩球,出了事你们要负责,砸坏了车还要你们学校赔。 
司机也放大了声音,露出了明显的不满,说,就是讲到法院那里我也不怕。 
周围越来越多的围观人,他们有的指手画脚说如今的方向盘票子足,出了事不怕用金钱填补。有的说,现在当老师的总是想方设法要学生交钱,一点师德道德也没有了。如果学生从上面丢石头砸坏车棚还要他们学校赔偿。 
他们越说越气愤。 
司机看我咬定赔偿不放松,眼圈明显地充溢着红色。似乎绝望起来,“要赔得叫你们校长来。”他大声说。我像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大声说,我就是校长。心想这点小事还用的着校长出面吗?“不就是孩子们的一个篮球,倘若是住户家的一只小鸡,不知道你给赔偿多少呢。”我心里想,不想说出来,是因为我这个老师还是怕伤着这个有点憨实腼腆的司机。 
学生们得意地大声吆喝起来,“对,他就是我们的刘副校长。” 
我说,球是车子滚炸的这是事实。我把爆破烂片一样的篮球在眼前晃晃,就算球在路上滚动,你作为司机也不能让车子来压破它呀。 
“可是,我确实没有看见眼前的球啊。”他又苦着脸说。 
“没看见也要赔。”学生说。 
这时走过来一位蓬头露面的中年熟人,我对他笑了笑,我的圈子越来越大。我万没想到的事成年人对司机也点点头,用苗话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语言。然后,他开了腔,说,“要赔也可以,你老师得给他写一个保证,保证以后他的车子被上面的落物掉下来损伤你得赔偿。” 
我一下子哑口无言了。为什么要我赔呢?从前我的学生也没有往路上礽物体啊。从前是有人找过学校,那是幼儿园的孩子不懂事扔下的。后来,我们加强了教育,再也没有出现掉物体的现象了。过去的一切闪电一般在我眼前出现。 
我气愤极了。这蓬头露面的汉子使我想起来了,他的一个孩子不就是去年被小车压坏了得吗?他当时不但没有半点的仁慈,还硬是要求别人赔偿了18万元才了事。还好,那辆小车是单位的,已经上了保险,才免得别人搞得家破人亡。 
我横扫了他一眼,轻轻地“哼”了他一声 
他说,“老师,你也不要瞪我,要不是你们学校多教育孩子一些交通规则,我那孩子也不至于十七八岁了还乱横马路。” 
呵,还怪罪到我们老师的头上来了,岂有此理。不过,看他说完后红着眼眶离去的背影,我的心一阵阵伤痛。 
孩子们不明白我们在说些什么,还在一个劲地吆呼赔球来!赔球来!司机无可奈何地掏出一沓百元的票子来。 
我手一挥,气鼓鼓地说,走上课去。我估计上课的时间已经到了。我对司机那沓票子看一不看,像赶鸭子一样赶着学生往回走。一个篮球十五元人民币而已,用不着那么耽搁我们的上课时间了。 
就算你司机不情愿赔偿,我这个教师还是拿得出这点钱来。但是心里的作崇,我说,我没有时间等你想透来,等家长来叫你赔球吧家长会来找你算账。我转身与学生走了,留下司机呵他的堂客眼睁睁地望着。我也不想让大家说我敲诈你来。当然这家长已经几千里外打工了,哪有能够回来的,我得不到你的赔球也总不能灰溜溜地离去吧,以后我怎么教育我的学生呢。 
没有得到那个司机赔球,一个上午的课都上得一点不顺利。这球跑到滚到车路中央也许司机是没有发现而及时刹车,我真不知道这球该不该司机来赔偿了。从那个蓬头露面的中年人看起来对我们的小学校有隔膜,可是如今孩子越来越少了,学校对学生的安全教育是天天不离口。这与压坏篮球能有多少联系哦。 
学生们看到他们的老师没有索取道赔偿,一个个耷拉着头,看着我苦瓜般的脸没敢发出声音。 
当我再一次从公路边走的时候一个正在筛煤渣的妇女与我招呼,刚才我们在要求赔球的时候,她一定正在筛媒渣了。 
妇女说,刚才那个司机等了好久,也没有看见你们和家长下来,他想通了要赔你们篮球。说着,她递过来一叠零零揉揉的纸币。 
我缩缩地接过钱,看刚才我们争执的地方留下的只有一道轮胎印儿。 
“那个司机说,你们学校也是希望小学,比较贫困,他本应该赔钱的,可是看到你那么地溺爱自己的学生,当时的心一下子就有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妇女好心地告诉我。他叫我拿钱自己去买个篮球吧。 
其实,司机也不知道,这个篮球并不是学校的财产,学校买不起几个篮球,是这个学生的家长从打工的地方给孩子带回来的。 
看着妇女安适地筛起煤渣时那甜甜的笑容,我的心一阵阵地酸楚起来了。我希望那个牌号是0713的农用车立即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作为一个教师,得好好地与他谈谈,与他的堂客谈谈,与当时所有在场的人谈谈,包括那个头发蓬松的农人。 
我再得给我的学生说些什么,让他们明了些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