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煜

 
 
 

日志

 
 

律 师  

2007-12-29 23:02:05|  分类: 激情体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律    
这些天领导睡不好,吃不香,走到哪儿,身后就有人跟随到哪儿。原因是领导执行上司文件,终止了一批具有劳动关系的员工。 
领导很闷,领导闷了也没有办法,谁叫他是领导呢!员工心里有想不通的事情,不找领导还找谁?领导有点感受当这个领导窝一肚子气,到头来得到什么好处?还有人到处宣传他这个领导的不是。自己要是有天大的本事,该多好啊。 
谁有天大的本事呢?领导想到了,律师有。领导要见一个律师了。我的印象中,好像找律师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不是说,“律师一泼尿,吃了被告吃原告”吗。找律师,再多的钱财也用得完。 
可是这个难题也太难了。领导说,那批被辞退的员工一天一个口气,说话条条是道。句句话都很上章片。而现今中国的法律法规多得无沙数,只有律师是吃这碗饭的。领导叫上我,走,我们找律师去。我们就离开了单位,进了城。 
律师很难找。刚才还通电话,说那边有事,等完了事,给我们打过来,我们得等着。领导再打,那边就关机了。 
好在律师的爱人和我们同行。领导辗转熟人打通了律师爱人的电话,我们就到了一个牛杂火锅馆。没多久,来了个同事,也是一个单位的领导。他还没来得及摆说他找律师的事情,律师就出现在我们眼前了。 
律师头顶全脱落了头发。年纪三十来岁。 
牛杂马上端上了桌。热气腾腾的。领导说,黄老师(律师可能是从教师队伍该行的),我们单位的问题你已经知道了,现在这批员工要求单位给他们辞退赔偿,要给他们买养老保险。我们哪有这么多钱啊。 
律师问:“他们有多少人?” 
领导说,像这种情况的有十多个。你给分析分析,我们该怎么回应。 
律师一锤定音似的,你们单位是国家的特殊职业,那些劳动合同法对你们特殊行业不适用。他们要闹事让他们闹去,你们按政策办事就行,银行也无法冻结你们的帐户。若是你们自己去赔偿,可能再多的钱也填不满那个洞。 
我们都惊讶地看着律师。 
律师很随和,忙着帮我们添饭,筛酒,仿佛这次是他来请我们的,他才是这顿饭的东家。 
那个同事领导听完我们的情况也开了话。一听原来律师曾经是他单位的部属,律师就是从他们单位改行变成律师的。 
那个领导说,他们单位被周边百姓冲击,搞得无法办公。他本人也被打伤住了半个月的医院。现在如何摆平,挽回他失去的一切包括精神损失。 
律师没有答话,因为接二连三的电话打过来,律师忙着接电话还来不及。 
我们只好张着耳朵静静地听律师说些什么话。 
听口吻,那边是个来头不小而又对律师非常熟悉的人。隐约听到律师无可奈何地答应了对方。 
说了二十来分钟,放下电话律师告诉我们,是一个副县长打过来的,副县长是他的老熟人。 
原来,律师接手了一堂民告官的官事。王家寨百姓要收回城北的南华山林场,请的就是黄律师。那片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政府划拨划建林场公园的,现在旅游事业发展很快,那片山的效益很好了。村民们要收回。 
我们无不惊讶起来。 
任何人都知道,南华山林场已经属于国家森林公园,是我们全县人民的一块风景林。可以说,没有这南华山林场,就没有这个县城的发展,也就无法吸引无数的中外游客。 
律师说这场官司,他完全可以帮助王家寨村民打赢。现在县里领导急坏了,如果南华山留不住,还谈得上当地经济的发展么?现在县领导不从村民去做工作,走斜门来找他这位律师,要他不能帮助村民打赢这场官司,或者放弃,不给王家寨村民当律师。副县长苦楚地几乎哀求了。 
黄律师有些难言之隐。他说,他很喜欢帮助村民打民告官的官司。可是,这次不同了,如果帮助村民打赢了,全县人民都会骂他的三代祖宗。现在刚刚有个明目,自己的亲属都出动了,劝说的劝说,要挟的要挟,不给他好脸色。 
我们劝黄律师夹菜。看来黄律师很喜欢牛杂火锅,几次夹菜只夹那么点点,却唆得津津有味。 
黄律师刚刚提起那个领导的那个周边村民扰乱办公次序的官司,手机又唱歌了。 
…… 
“你们的官司我不接。”黄律师也不管我们在场,对着手机告诉对方自己的观点。 
…… 
“因为我接告医院的官司太多了,不想接手。” 
…… 
“你们另请律师吧。”黄律师挂了机。 
“我每年要从县医院官司中抠掉他们二三十万的官司金,不想再接了,接多了,不好意思,见到县医院的熟人都脸红。”黄律师对我们说。看来黄律师也有赢官司的难处。 
黄律师给我们分析了很多赢官司的原因,像医院这种行医单位,一出误差就会引起官司。而病人打他们的官司百分之九十的胜算。他每年拿他们的钱太多了,现在不好意思接手与医院打官司的案子了。 
我们暗暗显现出敬仰的目光,聚焦到黄律师的脸上。想到那个“律师一泼尿,吃了被告吃原告”的流言,我顿时感到脸火辣辣地伤痛。 
黄律师全身都是故事。这桌饭吃得很凌乱。一个两个电话不停地过来,黄律师对那个熟人领导说,领导把材料留下来,我拿回家抽时间看,争取元旦节后马上会同法院人员到你那儿。不过你事先不可张扬,我们也不进你们的单位门,只到政府或者派出所去。 
看着黄律师这么忙碌,又要去与另一个客户见面,我们也不好再耽误他的时间了。尽管他很随和,很面善,一再说,不忙不忙,我们都是熟人好好叙叙,没关系的。 
走出牛杂火锅馆,看着黄律师匆忙地离去,我想说,现今世界,可能律师职业才是最多事的职业了,说不定,我们对面的人早已在我们前面找了他们的律师,才一天一个口气,说话条条是道。我们那个烦恼事儿还有什么可让人烦恼的呢? 
像黄律师这样的律师绝不是敷衍塞责没有知识涵养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