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煜

 
 
 

日志

 
 

骗局  

2007-12-24 01:06:41|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骗局

才才是我一起长大的伙伴,小时候的才才很机灵也很聪明,可是那个时候却辍学了,老人们都觉得可惜。不读书的才才,经常向我借小说科技故事方面的书看,看得出才才舍不得离开学校离开书。对我能够继续读书露出不少的羡慕神色。 
四十多岁的才才又来到我的新家,要向我借书,专门借从前的那本描写湘西剿匪故事的《武陵红叶》。当他说出那本书时,我真佩服他的记忆,记得那么清楚,说我曾经有一本《武陵红叶》。我仔细回忆,隐隐约约想起来了,是曾经有那么一本书,才才也曾经向我借过。可是现在那本书在什么地方去了,我全忘记了,三十来年,我已经搬了好几次家。 
我问才才:“你现在有清闲时候看书了?”才才讷讷地回答我,“冬闲,除了帮忙,夜晚长,看看书也好。” 
我知道才才在家搞果树苗栽种,冬天逢集转转场卖给乡村农友。 
才才一直头脑灵活,用技术帮助乡里乡亲嫁接,收些手续费,日子过的比别人清闲。 
看看书也是好事。我说,不比我,有时间玩麻将,身边没有一分余钱。 
我一直回忆那本《武陵红叶》,是丢失了。或者被人借了,忘记取回来,也不知书的归属了。 
才才在我的屋厅里坐下来。才才很少来我家小坐,一者他的农活忙,再者自从我离开了农活,他在我面前有些自卑,相遇时,总是腼腆地笑笑,一笑,我就意会到我们小时候的趣事。 
我问,非得要那本《武陵红叶》吗? 
才才有些惋惜和无奈。红着脸,说“我想找一个叫做‘仲春’的人。”停顿,才才又补充说,“他是国民党的一个师长级别的大官”。 
我记不起了《武陵红叶》里面有这么一位人,也许时间久了,我已经忘记了故事里的那个人。 
“我另外借你一本吧,你到那里面找找。”我不想让很少来我家的这位儿时的伙伴失望。我从书橱里找出了厚厚的《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来,告诉才才,这里面是专门记录解放战争时期湘西史料的书,比较真实。只要是发生在湘西的真实人物,想必这本书里面有记载。这本书我还没有细细地阅读。 
“好好好。”才才兴奋地接过书。仿佛接过一袋救命粮食一样。 
“你找‘仲春’做什么啊?”我想起来了才才怎么对民国时期的“仲春”这么感兴趣。才才没有说话,又一次红着脸,把我的话放在一边,从他那内衣袋里掏出一张小纸片来。 
我好奇地接过小纸片,一看,是一张近似名片的上岗证,上面写着: 
长江三峡水电工程有限公司上岗证 
姓名黄灶明 
职务技术员 
编号峡字05420 
上面有一张电脑扫描的照片和“长江三峡水电工程有限公司”小印章 
“你怎么得到别人这么一张上钢针啊?”我觉得蹊跷。“你搞什么名堂啊!” 
才才说,你看这张证件真实吗? 
经才才这么一提醒,我心里一下子疑虑起来了。怎么看也不显得让人信服。我不知道才才肚子里买的什么药。才才是来考我?骗我?还是别的什么。 
“这个人和我有点纠纷。”才才说。 
“有纠纷你拿着他的证件什么用?”我更加疑惑。 
“他到过我家,和我有点皮判,他不上班吗?已经半个月不见他了,我想找他做个了结。”才才说,刚才有些红着的脸变得严肃起来。 
这是什么证明啊,一没地址,二来来头太大,不具体。任何一个打字店都能伪造出这样的证件来。我进一步凭着我的经验说。 
“看来我是受骗了。”说完,才才再也不说话,一直和我默坐,耷拉着头。 
我不知道才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该劝他,给他鼓劲,还是别的什么的帮助。 
今天的才才有些奇怪了。还是儿时那果敢机灵的才才吗?是那个凭借双手和智慧一年年发了起来的才才吗? 
看他有话吐不出的样子,我也难受。从他那“受骗”了的话头,我想起了小镇上发生一件可笑的事情。才才没有离开的意思,我笑着摆开了那个故事来。 
一天,集场上一个粉馆来了俩位外地汉子,请龙老板带路去书院。两位外地汉子带着探宝仪,三人从书院的一个角落里探出了一口陶瓷钵子。其中一个汉子解释说,这是他爷爷建国前留下的古董,价值不薄。看到外地人在这个熟悉得再不能熟悉的长满杂草树木的地方平白无故地挖出一只古董来,龙老板甚是惊讶不已。那个外地汉子对龙老板说,这是我爷爷留下的宝物,值五十多万呢。现在实属意外之财,要散财破灾,见者有份不过只这一只钵子怎么三分呢? 
“你老板出五千块钱,先抵押在你店上,等我会沅陵取钱赎回,再分你些现金。”汉子泱泱地说。 
“后来呢?”才才问我。 
我说,这还要问吗,当然是个骗局。有人分析,那只钵子沅陵汉子早些年预先埋下的。一只破钵子。我哈哈地笑起来。那个龙老板也真是的,鬼迷心窍了。五十大几的人了还识不破骗局。 
“我实话实说了吧。”才才猛地对我说。 
“那天,来了三男二女,找到我,说是来勘测线路的,要在大山头上安栽电线杆。” 
“是搞农网改造?”我问,国家扶贫开发,到处在改造农网,实惠边远地区农民。 
“鬼知道他们是搞什么的。那天也怪了,我当时正好在果园里剪枝,护理我那五百棵沙柚。”才才的腼腆变成了一肚子的气愤。“他们也带着探测仪,也探出了一块宝物。”才才没有说出什么宝物,我也不好追问。 
“事情是这么地。”才才顾不得什么了,告诉我,挖出宝物后,黄灶明立即打电话向上面作了反映。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