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煜

 
 
 

日志

 
 

腊月纪事(二)  

2007-12-15 21:53:06|  分类: 怀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腊月纪事
 
推豆腐
推豆腐也是我们小寨人家年事之一。
因为很少人家杀得起年猪,就把平时积攒舍不得吃掉的几升黄豆从木桶里取出来,淘净,捡去小石子,然后泡上一夜,腊月二十八整整一天母亲围着锅灶,磨豆浆,烧浆,挤浆,下膏包豆腐,切豆腐……
早早地父亲帮着把豆子端进六婶娘家借石磨,豆腐磨成浆后父亲忙他的去了,上山望牛,砍柴火,地里看护油菜苗。我们围着母亲翘盼着早些烧成豆腐乳汁,吃那薄薄的豆腐衣。豆腐衣细腻满口豆香,母亲用小碗盛着,看我们争着抢着,添上辣椒粉喝得啪啪响。母亲笑着说,慢点慢点,吃了脸皮就厚了,以后啊拔人家地里的萝卜遭人赶骂也不脸红了。
母亲笑眯眯地看着我们舔完留在碗底的点点残留。包完豆腐母亲就把豆腐渣放在锅里煮了,下些白菜叶,叫做含豆腐渣,那是晚上一家人的夜饭菜。麻篮里的豆腐放在吃过夜饭压干了水,再慢慢地切成块。一小半用来炸油炸豆腐,一小半制醚豆腐,再一小半新鲜豆腐三十夜做菜,剩下的部分则给外婆留着二十九有一集市,送给外婆,外婆会换给我们两三挂鞭炮,年就有了欢快的声音。切豆腐时母亲也不忘了用小碗盛上一块叫我给三叔家送去。三叔和三叔婶身体都不好,他们家能磨豆腐的年月更少。
在菜油等下母亲一边摸索着一边炸着油炸豆腐。在滚开的油锅里,母亲也会变着花样,炸上四五个年粑,我们争抢着吃油炸粑粑,这样我们就不会一个劲儿地吃母亲刚刚炸下的油炸豆腐了。这夜我会吃得肚子胀鼓鼓的,比年三十夜还满足呢。
这一夜父母也会忙到我晚上起床小解,睡梦中还能看到父母在油灯下高达的身影,听到他们计划着这年怎么过呢。

清阳沟
二十九母亲必定到小镇上外婆家,顺便赶完一年中最后一次集。带回外婆送给的不少年货。
清理阳沟是每年必做的一件事,这件事放在三十夜这天。牛也不放牧了,关在圈子里,喂玉米食料,鸡鸭们在院坝里觅食,穿来跑去,唧唧咯咯,三十夜饭一般讲究一个早字。一家人就不出远门了。母亲在厨房里忙年饭的时候,父亲叫上我们,扛上锄耙,镰刀撮箕,专门梳理屋檐屋后的阳沟。
一年积压下来的院子后面的竹叶果枝杂草遮挡的严严实实的。杂草丛中往往会藏下长杆子家伙,秋夏季节它们就出来追赶老鼠,挑战青蛙蟾蜍,还有屋脚石的缝隙里还会爬出蜈蚣蟋蟀之类。我们都得清理一遍。屋瓦上掉下的粹瓦片也多,就得大家动手,铲的铲,割的割,钩的钩,挑的挑,不让来年的春水堵塞,浸湿进屋子里。父亲吆喝着我们,父亲还得去厨房帮助母亲半年饭。
看到我们偷懒了,父亲就提醒似地说,完工洗手好放鞭炮去。听到鞭炮我们就更来劲了,一年到头什么都要变新,新年来临的时候不要有遗憾的事情。这不光是父母的愿望,不光是村寨人的希望,也是从古留下来的风俗,都要赶在年饭前做好。
清洁阳沟后,父亲又急急忙忙带着我们去山上挂坟。我们把肉,豆腐,年粑,烧酒和纸香放在祖坟前烧了,拜了,也挂上钱纸,朝天空放几枚铜炮,另一个世界的先人们也就知道年就到了身边,该享受享受年饭。
这是,父亲就会给我们讲一两个先人们身前的奇闻异事,说上他们给我们留下的荣耀。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远古的时代,一些远古的人们。
虽然贫穷,每年的阳沟是要清理的,每年的挂坟是绝不能少的。父亲说,就是吃上萝卜白菜这些事也不能丢弃啊,祖先,永远是我们生活中的一块丰碑。
腊月满村满寨青烟缭绕,油香飘飞,都是吉祥的声音。

吃年饭
一家人围坐一桌吃年饭是最惬意温馨的事情了。
桌子上摆上了一年到头最油腻最喷香最口味的饭菜。父亲劝母亲多吃菜啊,母亲把好菜夹进我们的碗里,转过弯自己却把筷子伸进那碗一年四季没有缺少的酸菜碗里。父亲的杯子里添进了一年中最高度的酒量,桌子上有鸡肉,鸭子肉,有腊肉,有鱼肉。虽然那些肉数量不多,分量不多,可是都有它们的含义。鸡鸭是自家喂养的窝蛋鸡鸭,是买油盐的小银行,现在为了这年,为了年的交替,给杀了。吃着是可惜的,可惜中预兆着来年的一种意愿,一份向往。鱼则是刚从田塘里捉的刚才还活蹦乱跳,下了油锅,在母亲是手艺下,变成了金黄黄的小鱼炒干辣子,既香喷,又送饭。腊肉虽然挂在灶头没几天,经过父亲的桐油柴火熏炕,母亲的菜刀一切开,露出红腊色来。
父亲喝得脸有了老红色,菜几乎全是我们孩子们消灭掉的。忙乎一天甚至一个腊月的父母看着我们油乎乎的小嘴巴,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这是我们盼了一冬的时辰,这是父母一个腊月的准备。
饭后,父亲说,娃们,你们帮我把对联给挂了。父亲不识字,他虽然懂得挂对联有讲究,分个上下左右,他读不懂啊。
母亲立即把早已准备好的浆糊递过来,姐姐抬来了木梯,父亲站在老远,眯笑着眼睛看我们比划着轻读着,把鲜红的对联贴上门框去。
鞭炮震响了,鲜红的对联就把我们的生活映照得火一样红起来了。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人屠苏
是的,破旧迎新,期望就在腊月的尽头,谁不这么欢天喜地呢。
酒够饭饱,新衣新帽穿戴起来了。“吃了么?”“吃了。你吃了么?”大家相互问候着,嬉笑着,也祝福着。
腊月匆匆地在幸福中过去了。明年又如何呢?明年一定很忙,很多的阳春等着大家去设想,去打磨,去描绘呢。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