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煜

 
 
 

日志

 
 

过错  

2007-11-04 01:48:50|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之过?

    出差回来,我的心还停留在那激情的冲浪尖上。反过身在黑板上书写例题的空间,隐约听的教室后面有了一阵沙沙的响动。我立即转回身看到了那个单瘦的影子,是他,一个不起眼的男生,与后排的女生似乎动起手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不得不过去凶凶地批评他一顿。 
    他竟然一下子发起古怪脾气来,又摔课本又是撕作业本,同学们眼睁睁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而后排女生怪模怪样的滑稽相又一次引起课堂的骚动。 
    简直无法无天,想了想,我虚情假意地抓住了一位笑声最响的同学辟头盖脑批评起来,接着再一次掀起大家的哗然,大家不懂得我杀鸡给猴子看的目的?我再一次又逮着一位同样笑得最灿烂的同学。如果纪律不好,你传授的知识谁又来接受呢?虽然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了,我知道大家并没有把心思用在课堂上。 
    被批评后的男生,埋头趴在课桌上,又在用头撞课桌了。这个男生!我想起来了,他来自一个偏僻的地方,语言不通,本来成绩差,又非要转学到这儿不可。要不是他老阿婆苦苦哀求,我根本不准备接受他的。说什么他的父母外出打工了,到这里来主要想得到学校老师帮助管教。在一个月的相处中,他很少与同学们交往,总是孤僻地站在同学圈的外围,露出渴盼与羡慕的神色。 
    我布置了几道作业题后便把他和那个肇事的女生一同叫进办公室。 
    他脸上还有泪痕。我细看,他的勃颈上留有黑色的脏物,可能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洗这个脖子了,初看有些作呕。既然家里那么困难还好意思捣乱,不用心学习。我想。 
    我问,你们俩谁先说说理由?我看了看女生。听前任班主任介绍说,她是个角色,班上男同学都让她三分,从来得势不饶人。 
    她看到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她先红了脸颊,开了口,说,男生老是靠在她的课桌上,影响她写字,她就往后拖动桌子,他竟用苗话骂我,于是她就拍打打了他一下。只轻轻的一下而已。她说。您就回过头来看见我们了。 
    女生说完。这全然是女生的过错呵。男生没有错。而我的心还停留在出差的美好风光之中,为了尽快安静下来,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地“各打五十大板”,是他受到了委屈。 
    我心里一阵阵愧疚。难道是我错怪了男生? 
    我问,说完了吗?女生说,完了。 
    我用征求的眼光目视着他,问,是这样的吗?其实我不用问,问题已经解决了,全然是女生的不对。还用得着问吗? 
    他抽搐了一下瘦小身子,像是补充地说,是她先打我的。 
    他没有往下说完。其实他说这话时,我又何尝不内疚呢?他的摔书,他的撕毁作业本不就是因为我这个老师不问青红皂白胡乱地“各打五十大板”造成的吗? 
    如果当时我不是那么粗鲁急躁地处理,而是用轻言细语来个了断,他也不会因我错怪而委屈地流出泪来。他是得不到老师的理解而撕书摔笔撞课桌走向极端的呀。 
    尽管我再一次昧着良心地教育了女生应该注意同学们之间的友谊、有问题先告诉老师的话,其实这些略带教训批评的话不是在自我责备吗?它如无形长鞭一样抽打在我内心深处。 
    看着俩位同学消失门口的背影,男生那泪流满面、炭黑的项颈一下子模糊了我的眼睛。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