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煜

 
 
 

日志

 
 

占领枞林  

2007-11-18 11:28:40|  分类: 激情体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占领枞林
 
    她背着背篓,背篓里放着一把镰刀;我紧握小锄头,坚定不移望着前方的高山;我们阳光灿烂地向上游迈进。
    她们则站立在路边焦急地等人,她对她们招呼,问:“去捡枞菌啊?”她们中略胖的一位回答:“哪里有枞菌呵。”我就想笑。但是没有笑出声来。她们中另一位长相标致的与我问好,“你们去捡枞菌了?”我也说,哪里有枞菌噢。我举了举小锄头,晃啦晃地,依然笑着:“挖野葱去。” 

    说着说着,我们走过了她们。她们在后面唧唧地笑,大声说,“你们难得那么周末空闲,夫妻双双钻枞林,我们才不去捡枞菌呢。” 
    她小心地说,她们是去捡枞菌的。我也得意地哈哈起来,我们不也是捡枞菌么? 
    哈哈哈哈。嘻嘻嘻嘻。我们的欢笑声在小溪边回旋起来了。 
    两边高山是五颜六色的树林,小溪流水细小得一眼能够穿透河底的水亮的沙石。 
    她望着清澈的河水,问,你为什么要撒谎她们啊? 
 



    我估计自己笑得有些阴险,说,这是我们的秘密。你不看那标致的那一位,她是我学生的家长,她们明明是去枞林里捡枞菌的,却否认说,是去摘野菊花。她平时就爱玩笑,我们都不是什么说谎,我们都是公开的秘密。她们在等伙伴,我们加紧赶路,别让她们超过我们。 
    其实,我们也是准备挖野葱的,她计划说,枞菌捡不到手就挖它一捆野葱,不能空着手回家的。 
    我们爬上了半山腰,进了农人的地里,挖起野葱来了。看看山下,还没有她们的影子。只见工程人员在扩建那条通乡公路,热闹非凡。 
    山,盖着红红黄黄绿绿的木叶和花草;风,小手般抚弄着我们头发和外衣;云,浮在天空是那么地悠闲舒展;荒地边的丛林中小鸟嬉戏和寻觅山泡和可做食物的花朵。 
    挖了一小捆野葱,我远远地搜索,发现她们竟悄悄地从另一方茅草小路向我们上面的这块枞林进发。 
    “她们是绕小路过来了。”我焦急地对她发出信息。上面的这片枞林便是我们到达的目的地。我们不能让她们给抢占它啊。 
 



    “么办?”她慌张起来,眼瞪瞪地望着我,等待我拿主意,作最后的决定。 
    记得上周末,等我们赶到这片枞林的时候,她们神不知鬼不觉地刚从枞林里消失,枞林里留下的是乱糟糟的枞叶,仿佛鸡窝一般。枞菌早被她们捡走了。我们说,要是我们抢先到达那多好啊。后来我们在她们搜索过的枞林下,踩到了她们疏忽了的地方,捡到了几朵枞菌,总算没有落空。那夜我们吃着香喷喷的枞菌炒肉丝,吃得饱嗝连连。还是野生的枞菌好吃啊。 
    “上!”我斩钉截铁地说,仿佛在指挥着千军万马,抢占319高地。 
    好在我们有了先到的优势,她在我的连拖带拉下,四脚并用地翻上一道道土坎,不上3分钟我们就进了枞林。
    她一边扇着脸颊的冒汗,一边把枞林机警地望了一遍。还好,除了看到深秋的阳光透过树叶筛到地面上,听到山雀子欢快地在枝叶间追逐温存外,一切是那么寂静。 
    我们从林头往林子里步步为营地翻看枞菌的痕迹。既然首先得到了这片林子,我们就得充分发挥它的作用,不能漏过半分可疑之地。
 


 
    她勾开一层层糜烂的树叶,挑针绣花似的细微;我则挥舞着小锄头,左右划开,活像南泥湾开荒大军,满腔的激情。 
    我首先在枞叶下发现了两朵白净净的野菌。她走过来分辨,可能叫做野枞菌的另种。她也真会猪鼻子插葱,装象,癞蛤蟆戴眼镜,假斯文。 
    “就叫林木菌吧。”我不置可否,能吃就行,管它什么菌名。“我们的关键还是立即搜遍这片枞林,决不留下蛛丝马迹。”我这我们两人小组中发表个人的意见。 
    “枞菌生一线。”她说完,弯下腰,摘起一朵菌儿,“这才是真实的枞菌。”她有意炫耀起来。我非常生气,“是我先发现这条线的。应该是我的成绩。”她瞪我一眼,我详装捡枞菌,顺着叶下的土坎一线,翻起树叶。 
    不一会儿,我们在这条线边就捡到了十来朵胖乎乎的枞菌,有大个子的,有小朵儿的;有灰白色中夹杂这金黄的,也有粉红色像一个小姑娘穿着新话衣的。我们全悉收获进我们的背篓。 
 



    “快上来,这里多呢。”我发出呼唤,见不得一个人老在原位置守株待兔,像要翻地三尺,挖出一个李向阳来。那不是日本鬼子进村的战略战术吗?我则总喜欢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麻雀战。在枞林里,我们就得采用这种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游击战术。 
    她背着背篓爬了上来。我把捡到的一大捧野菌放进了背篓,“怎么样,还丰收吧。”我得意洋洋。 
    搜遍了枞林的时候,山顶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响动。 
    “她们过来了。”我提醒说。 
    “可是我们还没有捡尽这林子啊。再捡一会儿吧。”她带着哀求地说。 
    “我们最好不要让她们发现我们已经占领过这片枞林。”我说。“我们最后让她们也来扑一个空儿。就像上周末我们吃尽了她们的苦头。”越是想离开这个高地,越是舍不得离开它。脚边又无意间踢起了朵枞菌来。 
    听听她们的声音越来越近,再不撤退,就会被她们反戈一击,我们取得的战果将变成灰烬。顾不得那么多了,我抓起背篓首先跳出了枞林,她无不留恋地跟了出林。 
    “她们会发现我们已经扫荡过这片林子么?”在荒地里,她舒了口气,轻松地说。 
    “不会的。毛毛细雨会把翻过的痕迹湮没。” 
    天正下着毛风细雨,在枞林里因为紧张和树叶的遮拦,我们没有知觉到它们的到来。刚刚的阳光也被蒙蒙天空抹去了她的身影。 
    “快走吧,要不,她们发现被欺骗,追了下来,就有我们难堪的了。”说实话,我也很流连这片林子的。我们已经无数次抢占过它,有时惊喜,有时感怀,有时娱乐无限,有时又…… 
    总之,它给了我们无穷的乐趣。 
    这片林子虽然不远,但是春夏秋冬都有它带来的欢愉的一面。冬天,我们曾经在这里追逐过山鸡、野兔,春天我们又摘过山泡、竹笋、野蕨,夏天更是山花烂漫,莺歌燕舞,彩蝶飞舞,是一处避暑理想之林,秋天,我们藏迷藏一般,把无边的快乐洒满每一棵树脚…… 
 



    听着她们在后面长吁短叹,大说上当受骗的恢然,我们正欢跃在回家的溪边,歌声小调,飞出腔喉,飞向山野,我们背篓里装有骄傲的野菌。 
    我们终于占领过那片山,那片葱葱茏茏的枞林,会师在回家线上。
    占领枞林,就是占领这个秋天,占领秋天每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