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煜

 
 
 

日志

 
 

三满  

2007-11-18 00:30:17|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满
 
三满提着糖果进得屋来,我就猜想到三满是来下请帖。
我正好从山上捡枞菌回来,守着儿子和侄女作业。儿子和侄女亲热地呼唤“外公”“满爷”。我立刻给三满让坐。三满很少进我家门,不是来下请帖,他也不会进我家门。我马上给三满敬了烟,又进厨房着了米。三满见我要煮饭马上说,我不吃饭了,要走。我说,吃了饭再走。难得三满来我家。我说红兰下河洗菜去了,我们刚从山上捡了枞菌,她去洗菜。
三满说,那就吃枞菌吧。
孩子们守着电脑看动画片。三满问,星星呢?我告诉他,星星在幼儿园读书呢。三满忘记了星星已经在幼儿园了。他很少来我家,也不能怪他忘事。
三满说,星星那孩子聪明。星星是聪明,我想说,没爹娘的孩子都聪明。我闭了嘴。三满说,十月二十六你们来吃酒啊。我说好。孩子们在说话,红兰没有回来。三满在房子里转了转,说,我到楼顶看兰花去。我马上说,那有兰花。三满没等我说完已经出了客厅,上楼顶去。从前我在楼顶栽了些兰花,后来没有时间服侍这些娇贵的兰花,任其自生自没,兰花比青草还难看。
我跟上楼顶的时候,三满正在给我们收衣服,外面下起了毛毛细雨。我接过衣服挂上顶棚。那几棵兰花屎糜烂眼的,谁见了它们都会为它们难过。
“这两兜是红青挖回家的吧?”三满指着土钵里那最没精打采的两株兰花问。自从红青给了我刚挖回家的两株兰花,我一直没有注意过那两棵兰花。
我奏过去顺着三满指的那兰花看,它们没有什么两样。三满夸奖说,新发了一棵芽呢,花朵像豆芽瓣吧?我说不上来,“嗯”了一声。三满就蛮精通地说,这兰花价钱好,去年他单位有一个人卖了那么一钵,两百块。花香。被三满这么一说,我还真辜负了那兰花。
“你这房顶可好养兰花了。”三满赞叹着。而我整个楼顶才养了六七株兰花。其它的是杂七杂八的花草。没有修剪过。我指着那棵八十来公分个子的柚子树,“它结了一颗柚子,还挂在那儿”。哦了一声,好像他已经知道了。整个楼顶恐怕只有那棵柚子树是我唯一的骄傲了。
三满又说了一次“还是有个坪坝好,像你这里可以养很多的兰花。”我想问三满,歌声的新房子顶棚能不能养兰花?三满最爱养兰花,他曾经说过,退休后什么也不做单单养兰花。
三满欣赏了我楼顶的亭子,问我,这房子造价多少?
“十一万吧。”
“还清帐了么?”
“还清了。今天暑假才还清的。女儿读大学前还清。”我进一步说,女儿考上大学也是三满自豪的一件事。我才这么提起女儿。
我说:“歌声那边下文了吧。”
“下了。”三满肯定地说。“歌声有出息。这么年轻地就升上了副镇长。他有能力。”
三满说,“歌声做事不狡猾。与他一同作候选人的那个年轻人做事不大方,随时想着抽领导书记的烟,不像歌声勤快,肯动。镇长连领工资都让歌声去办,放得了心。”
我说,“是啊,做人要吃得亏。”
“不能有私心。”三满接着说。
妻回家了,我把三满交给妻,让他们父女说话去,“我接星星去。”我告诉三满。
菜市场上我坎了三斤精肉,另加三块干豆腐。
小星星一看到三满就大叫爷爷,他们仿佛相隔半个世纪似的。“好乖的小孙孙。”三满张开双手,把星星搂进怀抱,脸笑得像我楼顶上盛开的菊花。
“杨辉要回来么?”我问三满。杨辉是三满的女婿,他们小两口外出打工,已经三年没有回家了。我猜想这次三满家请酒,他们作为女婿女儿,一定要回来做客吧。我看着三满,三满一派无所谓地样子,杨辉他们难到不回家了?
“回来没有什么大事,就吃酒,他们不回来了。”三满还说,杨辉他们回来一趟要花一千来块的往返开支,这个年底他们就把起房子欠的帐还清。明年再打一年工就得回家管教孩子读书。
杨辉他们也够清苦。三满很高兴,说阿熹成绩好么?
阿熹看回过脸来看了看我们大人,又转过脸去,看他们的动画片。我把孩子获奖证书给三满看,房子里顿时充满了三满舒心的欢笑。别看三满快到退休年龄,说笑起来还真像一个顽童。
我看了看孩子,他那副专心动画的脾性,如何才能搞好成绩啊。三满抬头细心地看着壁上一张张奖状和孩子那张威武豪迈的照相,那么地仔细。我家墙壁上除了一面岳父赠送的大挂镜,剩下的地方全布满了孩子各种奖状。
“好多的奖状。”三满朝着孩子竖起了大拇指。儿子只莫名其妙地看了他的三外公一眼,我到嘴边想说的话又吞了下去。
三满说,这些孩子当中还是红青和歌声有出息。我不知道三满怎么把红青和歌声扯在一起。一个是新当选的副镇长,才二十几岁,另一个则在农村面朝黄土背朝天,长年累月地与泥土打交道。三满接着说起红青来了。红青今年收得近万斤生姜,一万多块钱的收入。现在家里面堆满了生姜。
“红青一屋的 生姜堆得像一座山。你们兄弟中他最勤劳。”三满转而说起歌声,“歌声无私,也肯动 。小时候大伯伯叫他吃饭,喊歌声歌声,他不理睬,大伯母叫县长县长吃饭了,他‘艾’应的山响。从小就立志当县长。”三满满怀豪情,声调略微降低,“这次做了副镇长,有可能升到县级官儿。他没私心,舍得破费。红生喝了酒乱说话,得罪人自己也不知道。他和你们满姑姑到了副科级干部也顶扛了。”
“姑爷是副县级么?”我想起了姑爷,曾经当过乡党委书记,退下来了,按照惯例,应该再升半级。三满摇头,说,只是正科级。
妻说,熟饭了,吃饭吧。我给三满斟上了酒,菜是我们从山上捡回来的枞菌。
我发现,三满一说起后辈,就来兴趣。我问三满歌声结婚后,您跟谁过啊?
三满轻声笑了,说,谁也不跟,也许跟女儿一起生活。三满娘去世后,三满一个人,跟歌军歌声生活,如果歌声结婚了,两兄弟分了家,三满必然面临着跟谁过日子的问题。一个人生活不是事情。冷锅冷灶的,吃龙肉也没有味道。好在三满没有古板脾气,能随和人,我们大家都喜欢他。
说归说,到时候三满眼见歌声歌军兄弟有困难,他不会不管。三满不是那种不顾家的人。
三满格外喜欢孩子,喜欢看后辈们有进步,那是他最得意的事情。
三满热爱他的孩子们,包括我们这些侄儿男女,从不生分。
我和妻劝三满添酒,他说,够了。再也不加酒。
几个孩子放下碗又投入到动画片里去了。三满不肯过夜,他要回到他姨妹子家去,我们挽留也是走过场,他决意已定,是雷打不动的意志。
我们记住了那一天,十月二十六,农历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