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煜

 
 
 

日志

 
 

雾凇  

2007-11-15 20:34:39|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雾凇是这次申报职称中唯一一个没有收到退还教育基金费的教师,我得去新田见见雾凇,给他一个说明,激励他别泄气,明年继续努力,争取申报成功。 

天气很好,我得出门走走,走哪里呢?思索再三,决定走新田,去看看雾凇。酒壶与我一同走新田,我坐他的摩托车去。 
当时,中午过后,我们都没有事儿了,我说,我想去新田,你去不?酒壶问也没问一个缘由,满口答应说,去。 
坐上酒壶的车,慢慢地他才问,去新田什么事啊?我就说,去看看雾凇呗。我没有一下子把话说清楚,看着酒壶侧脸,好让他接着问明原因。酒壶却打止了,没有追问下去。我则憋在心里好难受。他就说起其它的事情。这么个酒壶做地下工作者可是绝顶的人才。对于别人没有说完的话,他从不追究到底。 
摩托在弯七弯八的简易村道上行使,背后扬起尘土。新田村坐落在十二里外的偏僻小村。那里有一所初小,雾凇就在那个学校教书。 
我来到雾凇的教室门口,看他在讲台前面给学生布置作业。课本举得老远,他眯缝着眼睛借着窗外射进来的光,给学生点题。
 

雾凇老师在给学生点题 
 





他没有看见我走进了教室,一些学生却发现了我,教室内有了骚动。学生骚动声越来越大,似乎想借此引起他们老师的注意。 
我用相机给他和他的学生偷偷地照了一个相。他约莫已经把数学题点清楚了,他终于抬起头,发现了我。见我突然出现在他的教室内,他立即走了过来与我招呼,惊奇地说,哦,章效。你一个人来的啊? 
我说没有别的事情,你讲你的课吧,我在外转悠转悠。雾凇说,没关系,是练习课,你也知道练习课,学生自己可以作业。雾凇就随我走出了教室门。他的学生们则埋头作业起来了。 
我告诉雾凇说,我和酒壶来的。 
我们进了办公室门,雾凇又急忙说,我给你们弄包烟去。我说,不用了,我不抽烟。酒壶抽烟,也说,别取烟了,身上带着呢。 
雾凇好像没有听我们的话,一会儿从隔壁房子里取了两包白沙烟。他对我说,带着,我知道你不抽烟,收在口袋里碰着熟人朋友散给他们抽,有烟好说话啊。 
雾凇很热情了。看来他是必定要我把烟收下。我和雾凇一个单位的人,25年了,不过我在镇上,他一直在村小学,开会见面总是匆匆而过。最为熟悉的还是今年这个暑假,我们一同参加外出旅游。才有了深一层的了解。 
他这个人不错,淳朴,典型的普通百姓脾性。 
我说,雾凇老师,我来新田一是想念你了。没说完,他笑了,脸上些许腼腆地,办公室的光线暗,否则可以看到些许的绯红。别看他近五十来岁,受了别人的夸奖还像小孩般害羞一般。第二吗,我顿了顿,是想告诉你,你申报职称的事泡了汤。我怕他难过,或者大发雷霆。然而,他没等我说完忙解释起来,说,这我自己清楚,我们从北京旅游回来,时间不够,那份述职报告写得简单。有两份总结还是吴老师帮忙完成的。他没有大发雷霆我就很安慰了,听他这么一说,好像没有被通过评审的原因全是他自己组织材料出的错误。 
我说,也不全是这样的问题。不过,你是这次申报中通过县审送地区了,唯一在地区没有过关的老师。 
他开怀地笑起来,那么地单纯。他听我话中有话,极兴趣地问还有谁没有被评上啊? 
我告诉他,另外几个老师在县里就过不了关。 
“连县城都没有送出么?”他试探地问。 
我说:“是啊,你的材料送出了县,在地区没有成功。” 
雾凇一点也没露出遗憾的模样,我尽量轻言细语地说,“不过,材料送进地区了,那60块的教育基金费就不能退回来了。” 
没让我说清楚原因,他打断我的话说,“这次上边考虑年龄大的教师,我今年晋不了级,明年再报,明年晋不了级后年再报。国法说过,反正你年年申报总有评上的一天。” 
雾凇很开心,总是拿别人劝说他的话做格言,他总爱相信别人说出的话就是名言。他说的国法是前任校长,估计曾经这么劝说过雾凇。雾凇很满足地,说明年还申报。酒壶在旁边也说,要申报,我们是吃这碗饭的人不申报还有什么希望。 
他们都说到我的心坎上去了,我就是因为怕雾凇这次申报失败,冷了心,明年沉落下来。 
雾凇大声地分析他失败的原因,估计是材料写得简单造成的。 
这有可能。不过也不全是这么原因。雾凇教龄应该不成问题,他明年就五十岁,工作达到三十年。 
我们说着说着,雾凇突然想起什么地说,我给你们取柑橘去。我们忙阻拦,他却说自家出产的。说着就走出了办公室门,转眼抱了一包金黄的柑橘,一股脑儿地堆放在我们前面的办公桌上。 
我问:“你爱人呢?”我想起了我们一同游北京的时候雾凇带了夫人,两口子味道很浓,很趣。 
记得在火车上我们都带着小孩,他两口子大人一对,他们就要去了两张顶端的卧铺票。我们开他们的玩笑,说,你们在上面搞小偷小摸,我们谁也看不见。雾凇的爱人就嘻嘻嘻嘻地笑过不停。后来在半路外面下起了大雨。那节车棚漏水,一直往下滴。我们说,你们两口子也不检点,撒尿了。雾凇的爱人更是笑过不停。 
后来我们出主意,说把列车员叫来,给修理。 
列车员来了,修了一通,没有法子,说暂时的问题,是上面聚了汽水,不是雨水。我们知道这明明是哄小孩的把戏。对列车员说,要不你得给换一个铺。已经无法睡觉了。 
列车员问了问列车长,回来告诉我们,这趟列车旅客多,没有多余的床铺了。 
雾凇两口子在上面,没有半点抱怨,反而说服我们,不要紧,接一个塑料口袋就是了。我们睡在下面,雾凇则仰卧在顶铺,侧过身来,端着塑料袋,一直这么接着雨水。我想那种姿势比做侧面运动还困难。 
我们看不过去了,说,我们叫列车长来,要他给减免车票费。两口子一个鼻孔出气,马上制止我们,说,一件小事用不着麻烦列车长了。 
后来我们把雾凇的爱人叫下来,说就让雾凇一人这么受着,你下来睡吧,我们挤挤就到点了。那一夜,我们玩了一通扑克,总算到达目的地。雾凇则在上面一直接着雨水,不接雨水,雨水就会掉下来,就会掉在我们的头上。 
一想到雾凇夫妇和我们一同北京之行的愉快,我的眼前就会出现雾凇半夜仰卧在床上接雨水的那一幕。 
我回过神来,雾凇说,他爱人帮助丈母娘摘柑橘去了。 
酒壶提起雾凇考核优秀那年没有申报职称的事。 
我说,雾凇老师,那年你考核优秀为什么没有去申报啊? 
雾凇老师又一次满怀信心地说,那年他的爱人外出打工了,两个孩子在外地读书,家里就他一个人,忙里又忙外,来不及整理材料。
 

山旮旯中简陋的小学校 
 




我的眼前就一次出现一个农人模样的汉子,一边要上班,一边要给孩子们预备伙食,还要料理地里的几丘薄田。翻地、耕种、施肥、理水、收割,假期还要守护一个偏远的村小学校,翻检学校的瓦面,动员学生入学。晚上,在灯光下还要备课和批改一天的作业,小村的小路上,出现他忙碌的身影。 
到了下课时间,雾凇忙着去安排学生交作业,忙着敲打那口钢轨做的铃钟。酒壶问我,还有别的事么? 
我说就是告诉雾凇不要泄气,今年没有申报成功,明年接着申报啊。那教育基金费明年就免交了。如果明年放弃了,费用就作废了。 
雾凇敲了铃声又回到办公室来,看到我们要告辞,他忙着劝我们留下,他说,没有什么菜,幸好厨柜里还有一点肉。一定得吃了碗饭再走。酒壶说就不要再给你增加麻烦了。还是下次再来吃吧。 
雾凇在办公室门口拦住我们的去路,说已经到了放学的时间了,用不了半个小时就熟饭,吃了饭再走。“什么也没吃,我心里不好受啊!”他满脸愧色。 
“烟也抽了,柑橘也吃了,肚子快撑不住了。”我真诚地感谢着。 
雾凇看到我们决意已定,只好让我们走出门来。 
雾凇一直把我们俩送出校门外。在大门口我给雾凇摄下了一张坚守的照片。把他和他的学校定格在这个偏僻、幽静、醇美的山乡小寨 

雾凇老师和他的小学校定格在这片青山绿水之中 
 




雾凇是那么地自信,那么地执著,那么地感恩他的这片蓝天。 
酒壶用他的快要退役的摩托载着我们踏上了返回的路程。 
路边是镇上那望不到边的万亩林场,其间不时地传出小鸟欢快的鸣叫,给这葱郁的森林一种静美、谐和。背后的雾凇和他身边的一切都隐藏在无边的绿色之中了。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